第673章 和谈?

要是早知道卓君临会有这样的表现,青衣女子说什么也绝计是不会跟着卓君临进入地府的。

鬼王也是不由满头黑线。

这个时候问自已有什么事儿?

明明是你跑到地府里来的,怎么现在却感觉像是我有事儿求你的一样?如果不知道情况的人,只怕都会有这样的误会,,,,,,

纵然是鬼王,这时候也不由有些坐不住了。

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

甚至,这时候鬼王都有一种极度郁闷的感觉,在鬼王的内心深处,这时候心中竟是不由有了一丝犹豫,自已将卓君临带进阎罗殿中,到底是对是错,,,,,,

这个,请用茶。

鬼王终究还是有些拿不下脸来,虽然卓君临看起来那眼神让人有些心里没底,可是自始至终卓君临也都并没有当场表露出来,那怕是鬼王心中的怒意已经到了快要暴发的边缘,这时也不好直接开口,只得退而求其次,意图转移卓君临的注意力,,,,,,

不急,不急。

卓君临这时候的目光仍是望在那些殿中宝物:喝茶的事儿不急。

这一下,鬼王的脸色不由一变再变。

不急?

现在卓君临虽然不急,可是鬼王却有些着急了。

看卓君临现在的架势,已经被那些殿中宝物都吸引的三魂去了七魄,再继续下去的话,以卓君临的德性只怕是绝不可能再放得了手。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不怕贼偷中,就怕贼惦记着!

像卓君临这样的贼,那怕是整个世间都绝不可能多见。

可是,那怕是明知道用心不纯,这个时候鬼王却偏偏无法撕破脸皮。

鬼王不必理会这家伙。青衣女子一声长叹:这家伙向来都没个正形,虽然一向贪财,便是本座向鬼王保证,这阎罗殿中的东西绝不会少上一样便是。

这个,不至于。

鬼王不由讪讪一笑,心中却不由一松。

能有青衣女子的保证,自然让鬼王心中不由轻松起来。

就算是卓君临再怎么不靠谱,但有了青衣女子作保,鬼王相信卓君临也绝计不敢放肆。如果卓君临真的在这种时候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那就等同于是在打青衣女子的脸了,这中间的分别,可是与卓君临那个坑自已惦记上完全不一样。

如此,就先行谢过了。

饶是以鬼王强势,这时候也不由有些感觉到疼了。

甚至此时此刻,鬼王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宽。

或许,也只有青衣女子这样的存在,才会彻底让对方放心。

任由卓君临丢人现眼,这时候青衣女子却不再理会什么,闭目沉思。甚至在这个时候,青衣女子也没有看鬼王一眼,就似乎他们这所有的一切都根本没有放在青衣女子的眼中。那怕是鬼王这样的存在,也仍然在青衣女子的眼中什么也都不是,,,,,,

….

鬼王一时之间脸色不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却偏偏说不出任何的话来。面对青衣女子这样的存在,鬼王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表露出来。

像青衣女子这样的存在,纵然是鬼王也不得不,,,,,,

卓君临进入了地府?

初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凌无期的脸色在一刹那间变得异常的难看。甚至如果不是人族的其他四个老怪物挡住了凌无期,只怕凌无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内杀进地府。

甚至连凌无期自已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自从当日在昆仑山与青衣女子相见之后,以后但凡是面对卓君

临的问题之时,凌无期就感觉自已特别容易冲动。甚至这么多年以来的种种情绪,已然让凌无期心中都隐隐升出了一种不安之感。

那小家伙,,,,,,

人王本想要劝解几句,可是这个时候话到嘴边却又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对于卓君临这个从来都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现在人王也都已经心有余悸。

至于到底应当怎么去理解卓君临现在所做的事情,连人王自已都不由有些抓狂了。

这么多年以来,连人王自已都没有遇到过比卓君临更让人头痛的家伙。

但凡是和卓君临牵扯上任何关糸的事情,都足以让任何人心中感觉到无比绝望。这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的老怪物,在面对卓君临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感觉无比的头痛。

那个小王八蛋,他到底要干什么?

凌无期几乎是在咆哮,面对着现在的情况,连凌无期自已都已经不知道应当说什么好。这么多年所遇到的种种情况,加起来都没有卓君临这般让人头痛。

其他四个老怪物各自面面相觑,一个个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现在这种时候,他们自已也根本不知道究竟应当说什么好了。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现在人族已经和地府对上,以地府那些生灵的手段,想要弄死卓君临这样的小辈,根本就是易如反掌?凌无期的声音之中满是怒意:真要是鬼王动了心思,那个小王八蛋岂不是送上门的猎物?

这一下,四个老怪物都不由愣住了。

甚至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看向凌无期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的难看。

能将凌无期逼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让众人都有所不解。

不管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但至少这个时候已经,,,,,,

甚至他们所有人的心中都很清楚,越是在这种时候,卓君临跳的越欢,所带来的后果也就越不是他自已承受的起。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众多将士们对他们,,,,,,

然而,这些话他们却不能说出来。

没看到凌无期都已经差点失态,若是这个时候再说出点儿什么让人意外的话来,后果那就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

….

派兵,去给地府施压。

凌无期的眼神之中似是已经带着一丝疯狂:这种时候,人族表现的越强势,地府的生灵才会对卓君临有所重视。

不可。

杜康不由大急,急忙制止。

凌至尊,若是这个时候向地府施压,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先不说,只怕地府即然敢向人族开战,就不会惧怕人族的施压。杜康的眼神之中满是忧色:真要是让人族和地府彻底撕破了脸皮,最终的结果也就只有是加速地府对卓君临出手。

这一下,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变得异常的难看起来。

甚至此时此刻,在杜康的眼眸之中,错愕之色越来越浓。

按理来说,卓君临绝不应当这时候进入地府。

虽然卓君临行事向来都是出人意料,但现在的种种情况,却已经连他们自已都不清楚了。甚至他们心里都十分清楚,若是真的任由这种事情继续下去,那后果,,,,,,

甚至,他们已经不敢多想。

要不,老夫去地府走上一趟。

杜康终是一声长叹。

现在这种时候,凌无期绝计不能轻动,而卓君临却又不能不管,现在也唯有杜康一人,适合去地府走走。

就算是最终的结果仍是差强人意,但至少他们也曾经努力过,,,,,,

这种

事情,,,,,,

凌无期终是一声长叹:现在,不仅仅是我不能轻动,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不能轻动。若是有了我们这些老怪物的加入,就等同于是直接向地府宣战。这样的情况,那怕是我们也绝计不能,,,,,,

后面的话,凌无期并没有再说下去。

越是现在这种时候,他们就越是不能掉以轻心。

甚至在这种时候任何一点点错失,都有可能造成没有必要的种种麻烦。

如果真的因为卓君临而引起与地府的全面开战,那怕是他们这些老怪物都不得不犹豫一二,,,,,,

这险,似乎冐的有些不值,,,,,,

在殿中也不知道发疯了多久,卓君临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已的失态,卓君临的脸色也不由变得异常的难看:鬼王前辈,晚辈此次前来有些冐眛,过失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鬼王的脸色不由青白不定,神情间却也不由变得古怪起来。

说这样的话,可不像是卓君临一惯的作用。

往往这种时候,卓君临都是得理不饶人。

无理还狡三分,什么时候见过卓君临主动开口认错的。

可是鬼王微一思索,心中却已然明白了卓君临的意思,这个时候青衣女子就在眼前,卓君临自然是不能表现的太过强势,越是示弱,就越是能在青衣女子的面前博取好感,从而取得自已想要的利益。

这中间的利害关糸,鬼王又如何不懂?

….

甚至在这个时候,鬼王心中不由突然一突。

远本鬼王认为自已已经对卓君临有所了解,对于卓君临的种种行径也算是了如指掌了,可是鬼王自已也万万没有想到,那怕是鬼王已经尽可能的去将卓君临看重,却想不到仍然还是小看了卓君临。

因为,连鬼王也实在没有想明白,卓君临的底限竟然是,,,,,,

而越是这个时候,卓君临就越是,,,,,,

卓公子即然来了,那就不必客气。鬼王终是一声长叹:虽然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些小误会,但那始终都只是误会而已。

这么说来,那我就放心了。卓君临这时候脸色不由露出喜欢:晚辈在来这里之前,一直都在想前辈会不会不欢迎我的到来。如今前辈的话终于让我放下了心,不管外界众人到底如何看待我,但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对鬼王前辈还是十分敬重的。

鬼王只是一声苦笑,却并没有说话。

对于卓君临的话,鬼王现在也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往往越是这种时候,面对卓君临就越是应当小心,以往那些在卓君临手里吃过大亏的生灵都知道,一般卓君临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就证明卓君临的心中在想着一些小主意。一但真的把卓君临的话当真,那到时候最终吃亏的一定还是他们自已。

这样的情况,以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卓公子的敬重,本座怕是担带不起。鬼王眉头不由一皱。

听到鬼王的话,青衣女子不由眼睛一亮。

卓君临却不由面色一红,望向鬼王的眼眸之间不由闪过一丝错愕。那怕是卓君临也万万没有想到,鬼王居然自始至终都在防备着自已。那怕是现在自已已经在刻意的向鬼王示好,可是对方却根本不买帐,,,,,,

这样的情况,又如何让卓君临自已不心惊?

好了。

青衣女子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卓君临,你此来有什么目地,不妨直接与鬼王说明便是。这般啰嗦下去,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你虽然有时

间在这里耗着,姑奶奶可没有心思在这里陪你。

这,,,,,,

卓君临一时不由愣住,神情也不由变得极度不自然起来。

自已此来究竟是什么目地,只怕世间直还没有人能比青衣女子更清楚,可是这个时候素青衣女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分明就是在折自已的台。原本这种事情就应当慢慢试探,被青衣女子这么一番抢白,可是让卓君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究竟应当如何开口了。

不错,卓公子有什么目地不妨言明。鬼王不由陪笑道:如今人族与地府的形势越发的紧张,本王到是觉得,要是卓公子在地府之中呆的久了,只怕会给自已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倒不如痛快一些,也好让本王心里有所准备。

….

这,,,,,,

卓君临不由摇头苦笑,一时之间语塞起来。

纵然是以卓君临的能言善辩,可是有些话却并不是想说就能说的。

甚至卓君临心中十分清楚,若是真的将自已此行的目地直接与鬼王相告,其后果还真不一定是自已能承担的起。

晚辈此来,,,,,,

卓君临想要开口,最终却仍是不由变成了一声苦笑。

对于自已想说的事情,卓君临自已都不由有了一丝犹豫。

卓公子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妨与本王明言,若是本王能做得到的事情,本王或许会考虑一二。鬼王一声冷笑:不过若是太过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卓公子就不必开口,毕竟现在人族与地府之间已然开战,这么多年的积怨,绝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这个,,,,,,

卓君临脸色不由变得越发的难看。

甚至在这一刹那间,卓君临突然有一种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

连卓君临自已也万万没有想到,鬼王现在竟然已经将自已的言路堵死,纵然是谈和的想法,却也直接被鬼王当场拒绝。

那怕是卓君临一向都精于算计,可是却也仍未想到鬼王的性情竟是刚硬到这样的地步,那怕是自已开口的机会,也都已经被鬼王当场堵死。

地府与人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之间也少有交集。卓君临一声长叹:甚至这么多年以来,大家一直相安无事。如果不是这场天地大劫的突然降临,或许两族之间仍然是彼此观望。只是如今两族战事突起,为了两族的同共利益,所以,,,,,,

卓公子是前来劝和的?

这个,,,,,,

即然卓公子不是来劝和的,那现在还能算得上是我们地府的客人。鬼王一声冷笑:若是卓公子是人族派来劝和的,那就怪不得本王了。

卓君临脸色不由再次一黑,神情也渐渐变得不自然起来。

显见卓君临自已也万万没有想到,鬼王竟然强势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那也怕是现在卓君临心中有着无数的想法,可是现在被鬼王这么直接当场拒绝,卓君临仍是不由感觉到面上一阵阵发红。

这么多年以来,卓君临并不是没有遇到过难缠的人物,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碰到过鬼王这般难缠的人物。

上天有好生之德,难道真的要杀戮四起,鬼王才会乐见其成?青衣女子这时候却是突然一声长叹:虽然鬼王的用意也非本心,但终究是有干天和。

这个,,,,,,

面对青衣女子的时候,鬼王却是一幅截然不同的态度,那怕是在最简单的气势上,鬼王早就一改初始之时的狂妄。

如果一定要兵戈相见才能解决问题的话,或许才是最为不理智的方式,鬼王是聪明人,应当明白本座的意

思吧!

….

鬼王的脸色一时之间不由有些青白不定。

要是这些话是卓君临说出来的,鬼王自然是理都不会理。

可是这些话却早出自于青衣女子之口,那怕是鬼王心中多少有些不太舒服,这个时候也根本不敢拒绝青衣女子的提议,,,,,,

你说,卓君临去地府做什么?

素民长老坐在长明殿中,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如今青衣女子就跟在卓君临的身边,那怕是素民长老这样的存在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引起的种种后果,素民长老自知都难以接受。

这样的事情,那怕是素民长老自已,现在也根本不知道究竟应当如何开口了,,,,,,

卓君临那个家伙,行事向来都毫无章法,如果真的能猜到他想要干什么,你我还用得着在此大伤脑筋?白衣书生不由一声苦笑:而且你也说了,现在连天机都已经去了地府,不管他们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目地,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素民长老面色不由微微一白,却终是一声长叹。

现在只要一提到卓君临的名字,素民长老就觉得头痛无比。

甚至越是在这种时候,素民长老就越是不愿意和卓君临这样的家伙打交道。

至于究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连素民长老自已都不清楚,只是单纯的觉得在看到卓君临的时候,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只怕卓君临此行,或许是,,,,,,

那怕是素民长老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是这个时候却突然觉得不太可能,越是在现在这种时候,素民长老就越是觉得卓君临实在太过古怪。

不管卓君临出于什么目地,我到是觉得,不如去看看如何。

你疯了?

素民长老不由吓了一跳: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不过是一些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已,怎么到现在却这么麻烦了?白衣书生一声长叹:如今天地大变已至,种种可能性都有可能发生。如今卓君临的身上本身就带着厄运之灵,天机又跟在卓君临的身这,加上地府的归藏,这已经,,,,,,,

说这话的时候,白衣书生的脸色也不由变得渐渐凝重起来。

世间的一切,已经很少有任何事和物可以让白衣书生放在眼中,可是现在眼下的情况,却让白衣书生自已都不由吓了一跳。

那怕是白衣书生再狂,也绝计不敢不将混沌四灵放在眼中。

如今四灵四聚其三,这又如何让白衣书生不惊?

其中任何一个,都足以是他们都头痛无比的存在,可是现在这种时候四灵已经聚集其三,那怕是白衣书生再如何眼高于顶,这时候也不得不多想一些,,,,,,

然而,素民长老的眼眸之间也不由闪过一丝犹豫。

显见对于白衣书生的话,素民长老的心中也不由有了一丝犹豫。

往往这种事情,素民长老是绝计不愿意多插手的。

可是偏偏在这种时候,素民长老突然觉得,事情的程度竟然已经失控。

现在青衣女子和卓君临一起进入地府,到底会不会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然白衣书生提出进入地府的想法的确有些疯狂,可是现在却已经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如果真让卓君临达成所愿,只怕以后的情况就真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住,而且人族的影响力也就会越来越强,后果,,,,,,

至于后果,他们现在已经根本就不想多想了。

39314594.

...

推荐阅读:

我在女子监狱当男管教 万古帝婿 李君唐竹的小说免费阅读 团宠福宝有空间 穿越:这个妹妹很神秘 苏阳朱高炽朕闻上古 重生后我带崽虐翻全京城 魂穿苦主身,带着怨恨值系统嘎嘎升级 荒缘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楚阁 楚宁楚侯府 他比盛夏迷人许糖糖 谁说钓鱼佬不能成圣 厂督大人真绝色(gl) 荣耀山河图 铠世纪 穿越之世界变 我在亮剑杀敌爆装备 兽欲恶主 危险游戏:丫头,别闹了! 真千金小饕餮在娱乐圈爆红了 第一妖主 蛮荒九道 涟漪 这个书生有点凶 陛下,您就反了吧! 杀手狂妻:楼主靠边站 天朝女国师 都市力王 九劫 域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