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暗戳戳的好

碧云没接话,实则心里已如朔风过境一般,久久不能平息。

翌日,鸡鸣声响起时,太阳早悬在东面半腰上。

祥云医馆照旧开门营业,因着夏日来临,六合镇地势原因酷热难消,林老太便在医馆门口搭了棚,卖些清热解暑的莲子茶和金银花茶。

不为赚钱,只为了镇上百姓熬过暑热,因此价格定得低,一文钱一碗。

张氏问既然是利民的好事,为何不直接赠送,一文钱虽不多,但收了钱乐善好施的名声就落不到林家头上了。

林老太:“免费的东西没人稀罕,时间长了,更滋长大伙儿理所应当的想法,咱们虽是为百姓好,却也没必要当冤大头,不过收了些成本钱,对双方都好。”

张氏了然地点点头,帮着准备要用的药材和碗勺。

棚子搭出去的第一日,大伙儿对一文一碗的降暑茶并没有多留意。

一整日下来,不过卖出去三四碗。

等到了第二日,天气更加毒辣起来,午间需要出门做工的汉子们,路过街道时,被太阳灼烧的口渴难耐。

道路两旁有解暑的冰捞,十文钱一碗,还有在冰水里浸过的甜汤,三文钱一碗。

单论价格,能常逛这条街道的行人大都狠狠牙也能尝上一碗,可大伙儿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豚肉二十文一斤,羊肉三十五文一斤,一碗冰捞都能买半斤豚肉了。

任谁看了都觉得不划算。

偶尔尝尝味道还行,每日不停歇荷包马上就扛不住了。

一对比之下,祥云医馆推出的凉茶系列,无疑成了百姓休息解暑的不二之选。

一碗冰捞抵十碗凉茶,这笔买卖谁都会算。

当然是价格实惠的凉茶更讨行人欢心。

在院中待了几日没露面的碧云,主动担起门口售茶的差事。

想通了的少女,已经能安然应对路人落在身上探究打量的视线,偶尔一两个不长眼的问到那日的事,碧云也能完美应付过去。

一来二去,当事人都不放在心上,其他人更觉得没趣,将心思更多放在凉茶上,只希望对方盛茶时手不要抖,多给他倒上一些。

林家药房这边热闹非凡,林老大租船出海的事情,却受到很大的阻挠。

刚迈出去脚的第一步,就惨遭滑铁卢,陶员外一听他要租赁他家的商船,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林老大不解:“为何不借,我可以按照市场上的行情,给您付租金,绝不会让您吃亏,再者您从前不也是出海倒卖货物的好手,定不想这样的好东西停在码头上吃灰老朽吧?”

可任他怎么说,陶员外就是不答应。

到后来还是陶员外的儿子陶金,看在跟林老四同窗过的份儿上,偷偷告诉林老大一个重要消息。

原来,陶家也曾遭遇过水匪,陶员外好面子不肯承认打不过水匪,还被人家劫了货。

当时船身被水贼大刀阔斧砍坏不少地方,连船舱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如今停滞有两年功夫,想来情况只能更糟糕。

林老大想借船,就得先找人将船身修好。

可六合镇上懂得船舷制造,会修理船舱受损的工匠屈指可数。

至少以林老大对镇上上千户人家的了解,好像没谁有这个本事。

他带着失落往回走时,恰好在路上遇到刚从郊外回来的林老二。

林老二管理的水田现在到了播种谷物的时候,加起来林林总总上百亩,单靠他一个人累死了也忙不完,只能雇佣人帮忙。

工钱,伙食,种子……

每一件都是花钱的交易。

兄弟二人互相交换烦心事,走着走着,林老大目光被不远处一个卖口脂的摊贩吸引。

早起他就发现,媳妇最近不知是不是累着了,皮肤看上去皴了不少,一双手一年四季泡在冷水中,指头关节都有些变形了。

摊位上有涂手擦脸的面脂,林老大不会选,小贩介绍哪个他就拿哪个。

最终选了四五样,小摊主脸都笑开了花,直夸他:“郎君的媳妇好福气啊,天底下不知道多少小娘子要羡慕死她了,遇上您这样体贴又大方的夫君,简直是大多数女郎的梦中情人。”

林老大被夸得飘飘然,他疼媳妇恨不得全大乾都知道。

林老二盯着桌案上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想起大哥方才说常年泡水的人手指会脱皮,白得很不好看。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瘦弱,还没他肩膀头高的面孔。

林老二立刻将方才大哥买过的东西,原封不动也来了一份。

小贩将面脂用纸张包好,打成结系成连在一起的长条,一人一个递给兄弟二人。

林老大很快接过手,林老二却把面前这份也推给大哥。

林老大:“这是何意?我方才就想问,你买这么多面脂做什么用?”

林老二还指望张氏能把这些转交给碧云,听到大哥一问,脸忍不住烧起来。

好在他面黑,加上这会儿太阳西沉,余晖自他身后形成一片红色霞光,林老二背对斜阳,脸上的那点红微不足道。

林老二:“家里妇人孩子多,皮肤比咱们嫩,太阳一晒少不了红得厉害。”

林老大想起阿宝的小脸,确实在夏季每天都映出两圈红晕,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其他几个小的也是,这两年没逃荒,不管女人还是孩子皮肤都慢慢养好了,是挺需要保养的。

林老大当即接过二弟递过来的面脂,想着回去一股脑送给媳妇,具体怎么分让她决定去。

张氏收到近十瓶面脂时,诧异的下巴没掉在被褥上。

听到丈夫说是给家里人准备的,才恍然大悟点点头。

林老大顺带解释一句:“里头一半是二弟买的,难为他今日心细,看我给你买面脂,惦记起家里人,不管老少妇孺,人手一瓶。”

张氏听着丈夫的话,不知怎的想起从前刚认识丈夫时,他为了接近她,在她面前刷个眼熟,经常干这种为了让她尝一口冰糖葫芦,能将摊贩手中的葫芦架子一起买过来,送给村里姑娘小孩吃的事情。

推荐阅读:

门阀风流 三宝助攻宠妈咪 全世界都认为我是主神 校花虐我身心,重生舔狗断爱绝情 下酒的故事 秘境昭歌 穿越之我在香港 重回80,踹掉渣男后开挂了 纸人抬棺 魔女重生后卷哭了修真界一众天骄 直播!我在玄幻世界的修仙日常李玄夜夜紫烟 锦州匪事 都市医仙 诸天之选择成仙 斩尽诸天自为尊 朱小醒陈雪琪陆久 枫香树传奇 今天晚上不回家 死亡列车 仙剑奇侠传之穿越 火之无限 重生天才王牌少女 初诺音 法师之巅的圣使徒 位面之宰 重生于2007 厵界 妖精的尾巴之不平凡的人生 江月何时照初人 重生之将府嫡女 武道界尊 闪电风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