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冯秋萍要见她

宋红果听完,愣了片刻,才试探的问,「什么叫精神状态不稳定?」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霍明楼道,「省里的有关同志给我打电话,说的也有些含糊其辞,听他的描述,门打开时,冯秋萍蓬头垢面,精神状况看起来很糟糕,像是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牢房太久,整个人显得很崩溃,撞门时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了一样,特别疯狂,而且,看到外面的人,就开始胡言乱语,又哭又笑的,把大家都吓得不轻……」

宋红果喃喃道,「这是疯了?」

宋红果沉吟道,「还不清楚,已经将她关押起来了,为了防止她再次消失,这回把她的手脚都禁锢在了墙体上,她总不能拖着整间屋子一起隐身吧?」

宋红果摇摇头,「不知道……」

她还真不清楚,空间到底能不能做到那份上。

霍明楼又道,「现在有关同志为她请了专业的医生,先治疗几天看看,她精神稳定不下来,想审问也没办法,红果,依你的判断,你觉得她还能恢复正常吗?」

宋红果斟酌道,「她心理素质没那么差,崩溃多半是一时的,若治疗得当,就算恢复不到正常,简单的询问应该是没问题的。」

霍明楼神情略微放松了些,「那就好,不然,这些天的坚持就太可惜了。」

宋红果心不在焉的「嗯」了声。www.wysfa.com 山鸡小说网

久不出现系统忽然冒出来,弱弱的问,「宿主,要不我再去探探情况?」

宋红果反问,「你想去吗?」

系统干巴巴的道,「我的想法不重要啊,重要的是,事情总得有个结果。」

宋红果似笑非笑的道,「那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系统期期艾艾的道,「我说了又不算……」

宋红果冷声道,「是啊,你同事说了才算,真是厉害呐,难怪你都不敢对付它,瞧瞧这狠辣无情的手段,在空间里待了两月就给人逼疯了,绑定一场,还利用了冯秋萍那么久,竟是半点情分都不顾,不愧是系统。」

系统下意识的道,「未必都是19号的手段,任何人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密封空间,没人可以说话交流,都会疯的好不好?」

「我不信你同事没办法改善这种情况。」

「……」

系统的沉默,更加作证了宋红果心里的猜测,「所以,你同事不但不帮着改善冯秋萍的处境,还雪上加霜的给予她某些刺激,这才导致她精神崩溃,终于承受不了,从空间里主动出来、束手就擒,对吧?」

系统依旧没敢吭声。

宋红果心寒如冰,「冯秋萍对你同事而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它不想救她,抛弃也行,解除绑定也好,为什么偏还要落井下石的踩上几脚呢?都说拆伙见人品,你们系统都是这种薄情寡义的东西?」

系统闻言,急声辩解,「我不是啊,宿主,你别冤枉我,我对你可是情深义重、忠心不二……」

宋红果冷嗤了声,摆明不信。

系统又道,「真的,我发誓,我绝不会像19号那样的,它,它被设定的品性就是无情无义啊,我可不是,咱们相处也有一年了,我是啥性子,你还能不清楚?」

宋红果没吭声,心里想的却是,系统的性子,看似是傻白甜的设定,但她怀疑那是为了麻痹她,相处中,系统不止一次的给她挖坑下套,只是她警觉,没有上当罢了,还为此,跟它闹翻了好几回,后来它就收敛了许多,大概也是觉得骗不过她,才退而求其次,老老实实的跟她继续合作,毕竟,她能帮它做不少事。

它因为绑定了她,才能在这个时代拍视频、做直播赚积分,跟曾哥交易,从她这里讨了不

少珍贵稀罕的文物去上交国家,还时不时的就给她洗脑,要积德行善,只要她积分一多,就撺掇她为国为民、无私奉献,这一年下来,她都数不清自己捐了多少粮食和物资。

在现实世界,她是锦衣夜行,那对系统而言呢?它是不是从中早就获取了很多的好处?

她从来没问,想来问,它也只会否认遮掩,但其实她心里一直都有数的。

她和系统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谈什么情深义重?谁当真,谁就输了。

难言的沉寂后,系统沉不住气的试探,「宿主,你到底还要不要我去啊?」

宋红果淡淡道,「嗯,去吧,就像你说的,事情终归得有个结果。」

「喔,好,好……」

系统这次办事效率很高,下午宋红果上班没多久,它就回来了,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些惶然,「宿主,冯秋萍看起来,好像是真的疯了……」

宋红果顿了下,嘲弄道,「怎么?你之前难道还怀疑她似乎在装疯卖傻?」

「我……」

「呵,你对19号还抱有幻想是不是?觉得它没那么狠辣无情对不对?结果呢?你现在亲眼看到了,冯秋萍真的被它折磨疯了,满意了吧?」

系统放低了姿态,「我,我是不想把同事们想的那么坏嘛,你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是我太单纯了,」

宋红果扯了下嘴角,没再跟它纠缠这个,转回之前的话题,「你说冯秋萍真的疯了,具体都有什么表现?医生怎么治疗的?」

系统想到之前看到的画面,那种惶然又冒了出来,「她一会儿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手脚被禁锢住,就用头去撞铁架子窗,撞得哐当哐当响,像是感受不到疼一样,特别用力,流了一脸的血……」

「还有呢?」

「医生把她控制住后,用了镇定剂,她就变得呆呆愣愣,眼神木然的仿佛没了人类的感情,要不是还喘气,就像个死人一样……」

「没有说话吗?」

「有的,歇斯底里大喊大叫的时候,会说些前世的话,语无伦次的,审讯的有关同志也听不懂,不过,也没起疑心,毕竟精神病人说的话,正常人都听不懂,安静下来后,也会喃喃自语,说的就是些……」

宋红果催问,「是什么?」

系统含糊道,「就是些悲观消极的话……」

宋红果顿时意会,忍不住冷笑道,「怕不止是悲观消极,还抑郁厌世吧?」

系统弱弱的道,「也没那么严重……」

宋红果冷哼了声,「你就甭替你同事遮掩了,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到,在空间里时,它定然给了冯秋萍许多不好的暗示和刺激,怕是天天pua她。」

「……」

「你那同事不达目的,不会罢休,把人折磨疯是第一步,接下来,它还会干什么?」

系统没敢吭声。

宋红果自言自语道,「应该是要刺激的冯秋萍走向毁灭吧?」

接下来的几天,宋红果没有再让系统去省城打探消息,系统也装死,不管不问的像鸵鸟一样,再没了以前喜欢看戏看热闹的那股八卦劲儿。

一周后,菜园里的苗都长出了两片叶子,占据前院c位的牡丹花也打了花骨朵,霍明楼又接到了从省城打来的电话。

只是这次,出乎了宋红果的预料。

下午门诊上不忙,宋红果处理完几个病人后,闲的无聊,拿出系统送她的那套书来研究,看的正投入,听到敲门声,下意识的把书扔回空间,喊了声「请进」。

谁想,进来的人竟是霍明楼。

宋红果惊讶的从椅子里站起来,「你怎么来

了?出什么事儿了?」

霍明楼关好门,见屋里只她自己,快步走过去将人搂进怀里,他呼吸略有些急促,显然来的匆忙。

见状,宋红果不由紧张起来,「到底怎么了?」

霍明楼将下巴搁在她肩上,平复了一下情绪,低声道,「红果,省里打电话来,说冯秋萍的精神状况稳定了不少,已经能简单的交流了……」

宋红果与他拉开些距离,看着他的眼睛,茫然不解的道,「这是好事儿,终于能审问她了,你怎么会……」

她很难形容霍明楼此刻的复杂情绪,就像是陷入了巨大的困境里,透着不安和惶然。

霍明楼的手臂还牢牢圈在她的腰上,仿佛怕她也消失了一样,「是好事儿,但她说……」

他声音顿住,一脸的纠结为难。

宋红果催问,「她说什么了?」

这一刻,霍明楼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她说,要见了你之后,才会配合审问,届时,问什么,她就答什么,哪怕是问她的秘密。」

宋红果面色微变,身体也有片刻的僵硬,不过很快,就平静了,语气笃定的道,「这是她配合审问的条件对吧?而有关部门也答应了?」

霍明楼点了下头,随即道,「你要是不想去,我会想办法……」

宋红果神色自若的打断,「为什么不想去?我还挺好奇她为什么要见我呢……」

霍明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宋红果见状,笑着凑过去,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干嘛这么看我?不认识啦?」

霍明楼抬起一只手,轻柔的描绘着她的眉眼,神情缱绻依恋,没接她的话,而是忐忑的问道,「红果,你会离开我吗?」

宋红果的心脏像是被人攥了一下,又酸又痛,抓住他的手,放嘴里轻咬了一口,「当然不会啊,除非你不喜欢我了,背叛了我……」

不等她说完,霍明楼便急急的道,「我肯定不会背叛你,我对你的感情,我不知道几十年以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浓烈,但我保证,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你一个人,即便激情退却,也有亲情和责任。」

他没言之凿凿的说会爱她一生一世,那样的许诺才不可信,一辈子太长了,什么样的爱情能在几十年的岁月里保证不变质、不褪色呢?

那都不现实,多巴胺的分泌,在男女之间,也不过是持续一年多的时间而已,这是科学论证过的,再浓烈如火的深情,慢慢的也会转化为亲情和习惯,夫妻之间,比起爱情,其实陪伴和责任更重要。

宋红果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满意的又亲了他一下,「放心吧,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真的?」

「千真万确。」

霍明楼高兴起来,激动的又拥紧她,有些语无伦次的跟她道谢。

宋红果安抚的拍着他的背,喊出系统来,「你男神是察觉到什么了吧?」

系统紧张的道,「怕是有点预感吧,毕竟男神绝顶聪明,就算没有证据,也没发现破绽,还会有直觉这种东西啊……」

「怎么没有破绽?冯秋萍谁也不见,偏要见了我才坦白,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她这是为啥啊?」

「跟我装傻?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她这是想拖我下水呢,自己得不了好,也见不得我安生,怕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吧……」

系统下意识的道,「那肯定不能让她得逞啊,她临死还要拉个垫背的,咋不去找王二妮?」

「或许也找了呢。」

「……」

果然,宋红果等霍明楼冷静了后,问道,「冯秋萍只说见我一个?」

霍明楼摇摇头,「还有王二妮。」

宋红果又问,「理由呢?她连娘家人都不见,却非要见我俩,总得给出个解释吧?」

霍明楼语气复杂的道,「没有解释,就说想见你俩。」

宋红果道,「那就去见吧,上面有没有说什么时候?」

霍明楼道,「自是越快越好……」

宋红果想了想,「那就明天吧。」

霍明楼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挨个的亲吻着,「我请假陪你去……」

宋红果道,「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霍明楼难得的固执霸道,「我不放心,我必须陪你一起去,红果。」

宋红果扬起唇角,「好,一起去。」

翌日,两口子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就开车直奔省城,车子是霍明楼跟钟厂长借的,李贺负责开车,到了市里,还顺道把王二妮给接上。

王二妮坐在副驾驶上,神情不安,好几次想回头跟宋红果说话,但碍着霍明楼在,都不敢张嘴,憋到后面,甚至生出一股破罐子破摔的绝望。

就这样吧,论脑子,她又比不过宋红果,连宋红果都牵扯进来了,她还能如何?

反正出事,也不是她一个人遭殃,还有宋红果顶在前头呢。

这么想着,倒是释然了。

宋红果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就怕王二妮沉不住气,在车里就胡说八道,那她可真找不到理由圆过去了。

推荐阅读:

花小桃日常生活 我的天!被几位病娇大佬缠上了 全员女主,除了我! 红楼:娘娘别回头,臣是陛下 让我假装男友回家?我假戏真做! 终极火力 我和冥王的生死契约 你还不睡啊 裙下之臣 李小白林风 这年头谁还当正经狐妖 林铮杨琪 帝少宠妻太甜蜜 我当王母那些年 逃妻归来,总裁爹地吻不停 凰女医妃 成瘾[先婚后爱] 游戏里的死对头是金主爸爸 周浩杨智龙 晋中镜 本神魂师带着弹幕进入咒术界 我有一卷神仙图 满级大佬重生后又懒又佛 家父诸葛亮,我打造了千年大汉 诸天:附魔从笑傲开始 从衡山名宿开始笑傲武侠 超神双对比:这个葛小伦又贱又强 百亿富婆的悠闲日常 封神,从山神开始 今天死敌也想反攻 大佬绝嗣?孕吐后小可怜一胎三宝 一人之下:肖哥病友,第九奇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