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门派

“这柄弓并不适合你”

喉间满是血腥味,徐壹抬手覆在铁弓之上,刺耳尖声乍起,其斑驳锈迹上浮现出一张张狰狞人脸。

“这是?”

“怨灵”常宁自树梢飘然下落,停在两人身侧

“刚刚那失落之地死去村民的怨灵,这把弓出现不是巧合,白发男在村中大开杀戒和千年之事重叠,他们已经经历过一次残杀,死后因”

“师父的原因,记忆停滞在一切未发生之时,可治标不治本,怨气难以消散”

“现又惨遭白发男人屠村,这些压制千年的怨气就开始作祟。你心有执念,就被它们利用放大,直至冲破最后一丝理智。”

徐壹咳嗽一声,左手探向怀中,那里放着一只令旗,压得她心慌,手捏紧,冰得刺手。

“刚刚弟子不是有意阻师祖,只是这夺舍之身,还未修行,若继续借法,恐在见不到师祖了。”

徐壹眉眼低顺恭敬,可背脊却比谁都直

手中通体漆黑的令旗嗡鸣,不满依旧,只是那刺骨冰寒回温些许。

“现今还得借师祖令旗一用,妄师祖不要怪罪……”话未落

怀清师祖:??你这嘴上意思问一下,跟点个香在他面前晃一下,端走有什么区别

左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着黑旗往铁弓身上一落。

铛!

自接触点起一圈圈禁制纹路蔓延,锈迹斑斑弓瞬间大变样www.jygdu.com 南瓜小说网

人脸消退,刺耳之音彻底被封禁在铁弓之内

“此弓怨气过种已成邪器,非心志坚定之辈使用定会其所左右,可现今情况,不知又会有何人寻来,我和常宁的状态不一定能在应付,你可愿”助我等

“我愿意”李兰斩钉截铁,满是厚茧的手掌紧握着这把铁弓

并非一时意气,只因一眼

她看见,在残肢断臂之中一双双赤色眼睛

愤怒、怨恨、不甘、嫉妒的眼睛交错拥挤

一抹灰意似尘埃的眼睛却直视着她

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这弓现被我借师祖之手封印,短时间不会出现问题,待你找到合适之弓,在把它深埋地下,待我等找到炼化怨气之法,在去取出……”

“只能炼化?”李兰握着弓,她觉得有其他办法

那一眼

她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徐壹与常宁对视,两人眼中都是同一个意思“你选择它?”

李兰摇头“不是我选择它,而是它选择的我”

指腹摸着弓身上的细密纹路,“它与我很契合,杀”

“以杀止杀”

“既然他们痛苦,就让他们在乱世随意杀好了,恶意不决,它不绝”

徐壹\u002F常宁:!!

“徐壹,你赔我好苗子!!!”

徐壹瞪了眼又作妖的人,眼中满是慎重“李兰,它是邪器,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杀戮的确能安抚它们,可也会增强它们的实力,一旦失控,便会弑主”

“所以我想在去往周家庄前拐路先去一趟白虎涧”

“白虎涧是必经之路,只是到了那我需要向左走,你们直行一里就能到达周家庄。”

李兰面色有些犹豫,但还是将心中决定之事同徐壹二人交代,她也想一起去往周家庄。

可是自射出那带‘意’的一箭,冥冥之中一种牵引力就在心口盘旋。

她知道那是什么

“你要独自前去?”

“是!我李家弓遗落在白虎涧,我自是要前去寻找,以及做个了结”李兰眼中满是决绝

“你……”

李兰阻止二人想要一同前去的话,她眉眼含笑,自信又张扬“这是它们的考验,若我连这份风险都不敢冒,我便不配拉起这弓”

“何况是父仇”

“你们放心,我定会在赶到周家庄与你二人汇合”

“不出意外,只需要一个时辰”

李兰的话已说至此,徐壹二人也无可奈何

“拿着!”

常宁自那不起眼的锦囊中取出三枚通体流光的珠子,扔给了李兰,见李兰接住徐壹开口“这是爆裂珠,品级比”

改口“黄级,只要受到外力就会爆炸”

“爆炸……”李兰呢喃明白了这东西的作用了,手轻颤

恨意翻涌

这些猎妖师就是用这些东西来猎妖的

明明可以直接使用,却要用上人饵除了出其不意,怕是就为节省材料

“活着回来”

“才能杀尽该杀之人”

徐壹言语低缓,喉咙却在此时在抑制不住咳嗽起来。

手心一枚莹白蛊虫,四目相对

虫子那漆黑眼睛似乎闪着泪光‘祖宗,不带这样的啊,你不贫血我都要贫血了’

徐壹唇角微勾,她原先不炼化此蛊,除了一路未停歇,就是手上没有可用之物能布阵,现在七十一令旗在身,怀清师祖也未回去,不借用一番,那就浪费师祖心意了。

怀清:???

怀中旗袋伸展,从中飞出三只长短不一的令旗悬空落在手心三位,左手倒转横在三角之阵之上。

无形的气息在三角天地蔓延。

天蚕虫躯扭曲

旗帜中魂,冷哼一声‘逆徒!’

修长指节却是快速错落结印而起,若他真不愿,管她去死呢。

但她这快死的样子真是碍眼

重点是,回旗囊那些祖师又要唠叨,烦死了

他找他们,她们各个没空,这小徒孙来了各个积极得很

好在他技高一筹,使了一丢丢小手段,嘿嘿!

叫你们没空,以后都没空,好喽

常宁飘在身边,银眸直勾勾看着,满眼的惊奇,直至一个有些眼熟的图案出现。

一个被三线横穿山峰的印记自上空那他死活放不进箭袋还扎他手的黑旗上急速落下,没入那只扭曲蚕虫脑袋上,闪烁片刻隐没其中。

一丝极浅极浅的联系感在心中升起。

后出旗帜尽数归位,只有那面黑旗停留半空,旋转,紧接着旗面飞速回缩成一根细长木棍,在徐壹脑门上狠狠来了两下

咚!咚!

在徐壹顶着两道红痕泪眼婆娑时,飞至发髻斜没其中。

态度很明显:生气,不回,勿扰

揉着脑门,徐壹疑惑,她师父怎么没和她说这借法借来祖师还能不回去的。

看来这位一时半会是不太乐意回去了

徐壹也不知这好还是不好,好在身边好歹有的个长辈大腿,虽用不了,但看着心也安定不少。

不好是能换个师祖吗?

徐壹手微合在此张开,天蚕就消失在手间。

自天蚕彻底练化,她便可放心将其蕴养在心脏之中,刚好也可借着它恢复些状态。

沉思之间,常宁猛的突脸,一副见鬼的表情

结结巴巴“那图腾是你门派的标志?”

徐壹疑惑抬眸点头,这没什么稀奇的吧“呀!!!”

“那门派名字?”

“此门”“本门”

常宁:???

“老道就是这样自称的,对外就说门派”

哎呦!

后脑如寒冰坠顶

推荐阅读:

综视:我祁同伟,创飞二公主狂飙 超神黎明 英帝公主直播奔现,兔子卷哭世界 我,S3赛季,重铸帝国荣光! 四合院之傻柱不傻从结婚开始 斗罗:沉睡百万年,小舞跪求出山 良辰美景今犹在 大具现师 我对徒弟始乱终弃 诱捕玫瑰!偏执顶流抱怀温柔缠哄 悟性逆天:人在大秦,侍女虞姬! 无限复制系统 基因造神记 窃听心声,我开局俘获女帝芳心! 春日离情 如缺 国舅心头朱砂痣 师娘赐我麒麟肾,举世无敌! 就说不要随便拯救偏执反派 南先生的宠爱 仙子,我真的是正人君子! 揉碎玫瑰 原神:我的魔神老友 不要过来啊[玄学] 娱乐王朝 我是剑侍 综漫:我在妖怪时代当忍者 综漫:从名侦探开始的恶魔之旅! 玄学大佬她是粘人精 天灾后我靠异能种田发家 晕檀记 娘娘她宠冠后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