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终战

.

第一场战斗的胜利,并不能让我们从此高枕无忧。我和巴巴洛夫商议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就在这个时候,铃兰来了。“我要走了。”她对我说,我想这几天水轻盈一定没让她好受,心中有些歉意,我看看水轻盈不在这里,就对她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她一定伤害了你……”铃兰摇摇头:“不,她对我很好。”铃兰说道:“我这次回去看看师傅们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一次你们的争端。”我才不相信那些家伙会出什么好主意,他们把不得我们自己人内讧消耗一下黑暗皇朝的实力。梅兹娅领着水轻盈也来了,水轻盈根在师傅的后面,闷闷不乐,看到我也没有打招呼。梅兹娅对铃兰说道:“铃兰小姐,只要你的师傅们愿意帮忙,一切就好办,虽然他们不能直接插手黑暗皇朝的事物,但是如果他们愿意做一个见证人还是可以的,我有一个计划,我们双方各出三名代表,最终决战三场,获胜的就是撒旦。你回去和你的师傅们说一下,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做这个见证人。”www.jgssu.com 鲸鱼小说网

铃兰点点头:“我会把您的话告诉师傅们的,那么我告辞了。”铃兰冲我们微微的一点头,准身离开了黑暗皇朝,还没有走出大门,她的身影就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消失。巴巴洛夫一言不发,梅兹娅有些歉意的说道:“很抱歉我替你做主,可是我不想黑暗皇朝这么自我消耗下去,他们两个人虽然很可恶,可是他们手下的战士,都是黑暗皇朝的栋梁。”“我明白您的苦心,可是天国的人怎么会插手?再说了,就算天国的人插手了,科尔克斯他们又怎么会接受?”梅兹娅笑道:“这个吗,天国插不插手部重要,我让铃兰去告诉他们,只是向他们传达一个信息,我们不想打内战了。而科尔克斯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因为我会宣布,我不参加这次比武。”我们一惊:“您不参加我们怎么盈得了?”梅兹娅说道:“这有什么,只不过是三个名额,巴巴洛夫的实力,必胜无疑。剩下的两个人却要小心计划一番。猎风你是最关键的一个人,只要你赢了,我们就赢了,剩下的一个随便你们找谁出战,都无所谓了。”梅兹娅看看自己身边的水轻盈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你们,派我徒弟上场。”她这话让大家吃了一惊,怎么说还有雅戈斯和耿赋他们,怎么能派水轻盈上场呢?

梅兹娅微微一笑:“怎么对我的徒弟没信心?”我们连忙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没关系,到时候你们可以比试一下,谁的实力强,谁就上吧。”我想起来水轻盈身负半块救世之魄,再加上最近和梅兹娅学习黑暗力量,应该进步神速,上一次偷袭科尔克斯他们的时候,和铃兰一起给我输送能量,也表现出来了一些实力。我没有再说什么,可能水轻盈现在真的实力已经是我们这群人之中,排第三的了。

梅兹娅的计划我们都了解了,现在就等着铃兰的消息。铃兰回到了天国,一五一十的把整个事情的过程和七位长老禀告了,七位长老中的哲长老还特意问了一句:“你是说这个计划是梅兹娅提出来的?”铃兰点头回答:“是的,是我走之前她对我说的。”哲长老看看其他的几位长老,然后挥挥手说道:“你先下去吧,让我们商量一下。”铃兰告退,哲长老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可真是让人为难,梅兹娅是先师特意嘱咐,要照顾的人,我们也觉得亏欠于她,可是她偏偏提出这个要求。我们本来希望黑暗皇朝的内乱持续下去,这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是现在我们又不能对梅兹娅的要求视而不见,诸位,怎么办?”连睿智的哲长老都觉得难办,其他的人能有什么好办法?现在大家的商议焦点,就旨在决定,究竟是遵照先师的指示,补偿一下梅兹娅,还是为了整个天国的利益考虑,不管这件事情。

清长老说道:“我到时对这件事情另有看法。”众人都说:“快说。”清长老又说道:“这件事情为难之处就在于,我们要做出一个选择,究竟是为了天国的利益,还是照顾梅兹娅。但是在我看来,两者并不矛盾。巴巴洛夫和猎风这一方,算是黑暗皇朝之中比较温和的一派,如果他们当政,我们和黑暗皇朝之间就能够继续维系当初和库仑一样的关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而现在看来,猎风和巴巴洛夫这一派,三场定胜负的话,是必胜无疑的。首先,巴巴洛夫的力量十分强大,几乎没有悬念就能够获胜。剩下两场之中,只要再胜一场,就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那么,如果梅兹娅愿意出战,一样是必胜无疑,他们怎么算都是有胜无败的结局,所以我们觉得不如我们就支持他们这个决定,顺便也了却先师的一桩心愿,你们觉得怎么样?”

他这一席话说的众人心中云开雾散,顿时亮堂了起来。大家都赞同,于是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了下来,清长老又把铃兰叫进来:“你马上动身,再去黑暗皇朝,就说我们答应做这个公证人了。”铃兰愣了一下,她也是冰雪聪明的人,自然明白天国和黑暗皇朝的微妙关系,在她看来这个结果也是不可能的,没想到几位师傅们,竟然真的答应了!清长老看见她在发呆,于是催促道:“快去呀,你还愣着干什么?”铃兰慌忙答应一声,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又马上离开了天国。

铃兰去而复返,时间间隔很短,她这么快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倒是让我们很意外。她张口第一句话就是:“老师们答应了。”所有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梅兹娅笑了:“这群老家伙的脑袋是不是锈掉了?”她的辈分最高,比天国的那些长老们还要高出半辈,她这么说每人敢有什么意见,铃兰也就当作没听见。巴巴洛夫说道:“那这样是最好不过了,我马上通知科尔克斯他们,看他们敢不敢应战!”“现在有了天国七长老作为公证人,就算是他不想应战,都不行了。”

通告文书很快发到了科尔克斯和安提诺尔的面前,两人拿着那张魔法纸看了半天,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安提诺尔问道:“我们怎么办?”科尔克斯说道:“能怎么办,天国七长老作为公证人,我们还能不应战吗?这摆明了是在向我们示威,如果我们不应战,那么七长老就会站在他们那一边,一起讨伐我们。”安提诺尔说道:“可是天国和黑暗皇朝有约在先,是不能干涉我们的内政的。”“现在是有人请他们来的,这能算是人家违约吗?”科尔克斯恼怒的说道:“这个巴巴洛夫真是可恶,竟然想出这么一招!”安提诺尔无可奈何的说道:“我们也只能迎战了,我们刚刚战败,士气正是低落的时候,没办法和他们对抗。”科尔克斯说道:“没错,我们应战,你、我,再加上木子王,我们没有理由输掉两场,他们已经保证了,梅兹娅不上场。”他们相互看看,最后还是科尔克斯说道:“现在我们要决定的,就是出场的顺序,巴巴洛夫那个混蛋,太厉害,我们对付不了,这一场是输定了,剩下的就看我们的了。猎风这一场是最关键的,我们谁来对付他?”安提诺尔说道:“还是将军你来吧,你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由你来应战猎风,自然是最保险的。”科尔克斯心中暗骂,这个老狐狸,这时候了还在算计。显然就算是能够战胜猎风,也必将是一场惨胜,和巴巴洛夫他们的较量一结束,紧接着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较量了,这个时候,谁在和巴巴洛夫集团的较量之中损失最小,谁就占有优势。

科尔克斯说道:“那好,就由我来对付他。”科尔克斯也不是笨蛋,他估计着木子王去对付巴巴洛夫估计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安提诺尔虽然能够较轻松的获胜,不过他手下少了一员大将,对自己还是有利的。两个人的计策就这么定了下来。

同一时间,我们也在商量着,怎么排兵布阵。梅兹娅和水轻盈站在一边听着。巴巴洛夫说道:“我第一个上,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梅兹娅马上反对:“这可不行,你这脾气他们一定猜到你要第一个冲上去,肯定会派一个最弱的人来和你比赛,反正这一场他们输定了。”别人的话巴巴罗夫可以不听,可是梅兹娅的话他不敢不听,被梅兹娅这么一说,她也没办法,只好退居第二了。我说道:“估计他们第一场会派上木子王对付巴巴洛夫,那么这一场由我来打,然后第二场我们派雅戈斯上场,他们放弃了第一场,一定会在第二场抢分,估计应该是科尔克斯,雅戈斯,你只是应付一下退下来就可以了。”雅戈斯点点头,虽然对于武士来说这是一种很丢人的表演,可是还是保命重要不是?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让水轻盈上场,大家也都反对让一个女孩子冒险,最终也没有通过这一决定,所以还是让雅戈斯上阵。耿赋和白乌本来想上,但是最后还是雅戈斯争到了这个名额。

“巴巴洛夫你最后压阵,估计他们会派安提诺尔上阵,你狠狠的把这个混蛋弄死最好,弄不死也要打得他三十天爬不起床!”我说完看看大家,这个点子似乎有些恶毒,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梅兹娅说道:“这只怕会是一场恶战,就算是比武结束,事情恐怕也不会这么了解,到时候耿赋和白乌你们两个带着军队埋伏在附近,要是他们不接受最终的结果,你们就冲出来,把他们一网打尽!”耿赋和白乌都点点头:“放心吧,交给我了!”两人异口同声,说完之后又很不屑的相互对视一眼,一背身谁也不理谁了。

决战的日子将近,我们定下了决赛的地点,地点由他们来决定,科尔克斯把地点定在了皇城和安提诺尔天猎城堡之间的一处星空之中。我们通知了天国七长老,七长老提前一天来到了皇城,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黑暗皇朝的老巢,颇有一些感慨。清长老听到我们报出了比赛的名单之后,顿时惊讶的说道:“什么,你们竟然不让梅兹娅女士参加?为什么?”梅兹娅说道:“我要是参加,他们一定不接受这场比武。”七长老们对梅兹娅很是尊重,她这么一说,其长老虽然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可是也都没说什么了。清长老心说,我这次可被你们给害死了!几位长老没有责怪清长老的意思,可是他还是觉得要是这次比武真的输了,那可就真的是自己的罪过了。

第二天我们一起离开皇城,走之前安排好了皇城里的一切,防御方面我全部交给了阿玛狄斯,只要有他在,我相信一定能够坚持到我回来。

决战等地点是一片空旷的星空,周围有几颗行星。远处是壮观的大星云,变幻莫测。科尔克斯他们已经先一步到了,看到我们来了,没有和我们打招呼,只是冲着天国七长老问好:“七位前辈怎么也管起我们黑暗皇朝的事情来了?”还是清长老脸皮厚,他站出来说道:“虽然我们和库仑撒旦有约在先,不干涉你们的内政,可是当初也有一条约定是你们不知道的,我们双方约定,如果某一方陷入了危机,另一方有义务给于帮助。毕竟我们都是生活在这个宇宙内的吗。”清长老觉得自己脸上一阵**辣的感觉,说谎的滋味还真不好受。这也真是亏他想得出来,天国和黑暗皇朝之间,还有相互帮助的义务,如同阶级兄弟一般的情谊?科尔克斯知道他是满口胡说,可是现在也不能得罪他,只能很不高兴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清长老这个时候又说话了:“好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么就开始吧。请双方的第一名选手上场。”大家都没有报出自己的参赛人名单,第一名战士上场,双方之间的太空,就是战场。只见两道黑影一阵风一样的卷上去,然后一阵旋转之后停了下来,这才看清双方的面孔。果然是木子王,他看到我明显失望,皱起眉头来说道:“怎么是你?”我笑了:“就是你爷爷我!”木子王大怒:“不管是谁,我也一样收拾!”

看到第一个上场的是我,科尔克斯和安提诺尔也很出乎意料,安提诺尔低声的对科尔克斯说道:“怎么会这样,巴巴洛夫那个火爆脾气没有上来。”两人看看站在跃跃欲试的巴巴洛夫身边的梅兹娅,都暗恨自己失策。

战场之上,木子王刹那之间化身无数,数百数千个木子王从四面八方朝我扑来,我闭上眼睛,精神力量瞬间布满了整个空间,木子王千万个化身在我的脑海之中一一被消灭,最终只剩下了一个真实的他,我一拳轰去,木子王哈哈一笑,我一拳打空,心中马上明白,上当了!我飞快地转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木子王一脚飞来,正中我的后背,他的脚上红光一闪,重重的蹬在了我的身上,我浑身一阵颤抖,要不是因为我的身体超级强悍,这一下我就彻底失去战斗力了。我借着被踢飞的势头远远的躲开他的连续进攻,身体内的黑暗力量游走全身,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我盯着木子王,心中奇怪,应该不可能失败的。木子王再一次施展出那一招,我的周围有充满了千百个身影。我重新释放自己的精神力量,很快又捕捉到了他的踪迹。我正准备出手,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怎么会这么简单?在这样重要的比赛之中,他的真身这么轻易的酒杯我找到?我明白了自己第一次为什么失败,这一次,我留了一个心眼。我再一次搜索他的真身,可是只有这一个,再也找不到其它的了。我很奇怪,我决定试探一下。

我一拳挥出,其实这一拳根本没有力量,木子王果然上当,我的身后一道力量涌来,我猛地一转身大喊一声:“早就等着你了!”我身体向后一倾,下面一脚撩出,一道半月形的巨大的光刀从我的脚上射出,狠狠的和木子王的腿劲撞在了一起,木子王现在的力量已经不如我了,这一下他也不好受,虽然没有受伤,可是也连退上千米。我飞身而上,想要痛打落水狗,可是这家伙不是落水狗,而是一头凶猛的恶狗。我刚靠近他,他的身影一闪,从我的视线之中消失。几乎是同时,我的背后一下子扑上来几百个木子王!

又是这一招!我暗暗恼火,我就不相信我破不了这一招。我一边飞速的后退,避开他们的连续进攻,一边不断的用自己的精神能量来查探,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玄机。可是找来找去都是那样的结果:我能够轻易的找到一个所谓的“真身”,但是那是木子王希望我找到的真身,并不是真正的他。我不得不继续后退,心中焦急不已,如果我失败了,那么我们就有可能输掉整个比赛。

在远处观战的众人,心中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安提诺尔洋洋自得,科尔克斯很是意外:“想不到木子王竟然还有这样一手。”安提诺尔说道:“你可不要小看他,当年我抓他的时候也是煞费了功夫,损失了很多手下。”巴巴洛夫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早该想到,木子王当年号称黑暗皇朝第一不臣之民,能够和整个黑暗皇朝叫板,他的实力之前一定有所保留,应该我先上场的。”梅兹娅也很自责,她说:“对不起,我也以为他被安提诺尔囚禁了这么久,一定力量有所下降呢。”水轻盈说道:“没关系,我相信猎风一定会打败他的。”

就在他们的关切之中,我焦急不堪,平静的心情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浮躁。我越是找不到真正的木子王,越是想要找到他,越想找到他,越是找不到!我心中焦躁的火焰越烧越旺,很快就要昂我丧失了理智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一直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搜索,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碰上一个精神力量比你还强大的人,会是什么结果?”我大惊,抬头一看,无数个木子王在向我微笑。我心中疑窦丛生:难道是他在提醒我,这不可能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看着木子王,他的追击也并不凌厉。“不用看了,就是我。”木子王的声音在一次传来:“我要你打败我,但是又不能被安提诺尔可能出来我在放水。以前的几次战斗我放水已经被他看出来了,我还想活命,他在我身上施下的恶毒诅咒我也破不了,如若这一次在放水,我就完蛋了。小子你明白吗?”

我顿时明白了,木子王的精神力量比我还强大,他故意制造的那个“真身”让我发现,这是一个圈套。可是木子王这种桀骜不驯的人,是绝对不会心甘情愿的被安提诺尔操纵的,所以他要暗中帮助我。我放弃了自己的精神力量,双手画出一道道奇怪的符咒,口中用龙族的语言念出咒语,顿时天空之中布满了火红色的流星,大面积的流星划过星空,木子王所有的假身被这些流星与击中,全部化为了乌有,我冲上去一连十八拳,把真正的木子王打得连连后退,然后头顶上红光一闪,第三件神器出现,红光整个笼罩了我和木子王周围几千公里的太空,神器之中的魔法阵发挥了威力,铺天盖地的力量涌来,好象一阵风一样的吹过了木子王的身体,木子王浑身山下的盔甲和衣服全部碎裂,人也随着这些碎片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

安提诺尔和科尔克斯傻了眼,大家都以为木子王完了,但是我心里知道,木子王借机会逃走了。水轻盈欢呼雀跃:“我就知道他一定行的,看吧,果然把那个家伙打得落花流水!”我看了远处的科尔克斯和安提诺尔一眼,回到了我们的阵营之中,水轻盈扑上来抱住我,巴巴洛夫说道:“不错,干得好。”我点点头,这个时候不适合说木子王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天国的清长老站出来宣布:“第一场,巴巴洛夫集团获胜,下面进行第二场,请双方战士上场。”雅戈斯上去,他的对面,是安提诺尔。只有科尔克斯还有可能拼一下巴巴洛夫,所以安提诺尔上来了。

雅戈斯充分领会了我事先告诉他的话,一上来,首先一阵猛攻,太空之中只看到无数道臂影闪烁,雅戈斯像一头猛兽一样的一通猛攻,安提诺尔被他的气势威慑,一直处于防守,雅戈斯的进攻虽然并不能真正的威胁到安提诺尔,但是气势上要先胜一筹。雅戈斯一通猛攻之后,发现安提诺尔虽然一直处于防御的地位,但是自己的进攻并不能真正的打乱安提诺尔的阵脚,他一轮猛攻,把安提诺尔逼退了几百米之后,突然攻势一收,对安提诺尔说道:“长官神威惊人,小将甘拜下风!”一转身,回来了!

安提诺尔气得牙根痒痒,被人好象玩物一样戏耍了一番,可是天国七长老倒在一边看着,人家已经认输了,他总不能追过去无赖一样的把人家痛扁一顿吧?雅戈斯回来了,冲我们坏坏的一笑,巴巴洛夫笑骂了他一句,雅戈斯就这么理直气壮的输了一局。

到了最关键的一战,巴巴洛夫干脆也不弄什么虚花样了,自己拎着权剑就上去了,指着科尔克斯说道:“你,过来。”科尔克斯心头不爽,可是也没办法,自己硬着头皮上去了。巴巴洛夫举着剑,一剑落下宣布:“开始!”科尔克斯倒是先冲了上来。他的身体迅速的石化,双臂之上布满了厚厚的石甲,双拳挥向巴巴洛夫。巴巴洛夫用自己的权剑一挡,呛!的一声科尔克斯的双臂上直冒火花。科尔克斯向后一跃,脱离了巴巴洛夫的反击范围,两人相互游走,都在寻找着进攻的最佳时机。

巴巴洛夫的手指在权剑的剑柄上一敲,权剑一阵颤抖,射出无数道剑影,科尔克斯闪身避开,全身上下已经都变成了刀枪不入的石人。他一拳挥出,太空之中出现一道石龙,是龙奔腾而出,奔袭巴巴洛夫的骷髅头。一面盾牌出现在了石龙的前面,巨大的石龙一头撞在盾牌山,被结结实实的挡了回来,巴巴洛夫的第二件神器出现,权盾。巴巴洛夫挥剑斩去,大面积的剑光笼罩了科尔克斯的身体,他身上的石甲斑驳的掉落了,全部都是被权剑剿下来来的。随着石甲的崩裂,科尔克斯连声怒吼,身体内有不断的涌出新的石甲,他抵抗着巴巴洛夫的剑光袭体,疯了一样朝巴巴洛夫冲去,一头撞在了巴巴洛夫的权盾上,巨大的冲击力把巴巴洛夫撞的向后退去。巴巴洛夫大怒,手上一用力,权盾狠狠的把科尔克斯撞回去,同时拦腰一剑斩在科尔克斯的腰伤,科尔克斯的石甲卡住了权剑,科尔克斯浑身剧烈的颤抖,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

科尔克斯的一只手,突然变成了巨大的石锤,他一锤挥去,狠狠的敲在了权盾上,巴巴洛夫整个人躲在权盾后面,这一锤力量极大,震得他浑身一颤。科尔克斯另外一只手,石甲剥落,一柄锋利的长刀出现!我们其声惊呼,那柄刀悄无声息的暗藏在石锤之后直刺巴巴洛夫的小腹。巴巴洛夫的视线被权盾挡住,根本不可能看到这样一刀。

长刀刺进去,我们顿时觉得一阵悲伤!权盾慢慢的移开了,偷袭得手的科尔克斯笑声未止,却看见自己的长刀被一件东西裹住——是巴巴洛夫的金色勋带!巴巴洛夫干笑道:“这才是这件神器的最重要的功效:它能救我一命!”

巴巴洛夫松开了勋带,看着那柄刀说道:“早就听说百战将军科尔克斯的绝技是一招石里刀,我一直不明白,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他的勋带收回,那柄锋利的长刀迅速的变黑,然后一点一点地锈落。好强的腐蚀性!科尔克斯也说道:“我也听说执刑官巴巴洛夫最厉害的神器不是剑也不是盾,而是布,没有想到我就栽在这布上!”

巴巴洛夫的勋带射出,无边无际的勋带很快把科尔克斯包裹在里面,科尔克斯锋利挣扎,可是他的石甲都已经被勒碎了,就在石甲分崩的一刹那,勋带之上突然冒出来无数道锋利的长刺,长刺深深地刺进了科尔克斯的身体——这是第四道神器,黑水蛇王的毒牙制炼的神器,威力强大无比,而且带着致命的毒性!科尔克斯逐渐消失在了勋带之中,尸体也被毒性腐化。

清长老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巴巴洛夫已经回来了,他才站出来说道:“第三场,巴巴洛夫获胜。总成绩,二比一,巴巴洛夫集团获胜,今后他就是新的撒旦了……”安提诺尔跳了出来:“这不公平!”巴巴洛夫才懒得理他,天国七长老已经联手发出一片青色的攻击雨,在那一阵暴雨来临之前,安提诺尔全神戒备,准备应战,突然他的身体内伸出来一只手,安提诺尔浑身一颤,木子王出现在他的身后,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说道:“任何人都不能控制木子王,这是真理!”安提诺尔嘴唇动了两下,想要念出骤雨和木子王同归于尽,木子王的手在他的身体内一阵搅动,他什么音节也发不出来了,一阵青色的暴雨袭过,安提诺尔好像一颗宇宙浮尘一样飘在太空之中,木子王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坐在自己的魔法战舰之中,这是我和阿玛狄斯花费了好几年时间才建造好的超级魔法战舰,拥有宇宙中最强大的魔法攻击大炮,还有防御性很好的魔法装甲保护。同时这艘战舰之中还装有一些常规的武器。门卡正在驾驶着这艘战舰,他现在是我的舵手,铁方是常规武器射手,阿马狄斯是魔法武器射手。

我们现在航行在龙神共和国的星域内,离开人类社会很多年了,我终于回来看看了。舵手门卡报告:“船长,我们前面出现一艘大货船,怎么办?”我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怎么办,追上去,打出海盗铭牌,我们是海盗,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做?”门卡连忙说道:“哦,我明白了。”马库斯呵呵一笑说道:“我要不要准备出战?”他是我们之中唯一的战士,可以出仓作战的。我说道:“先等一下。”很快我们追了上去,门卡又问我:“船长,我们是用什么武器?”“这你也要问?我们现在是在龙神共和国的境内,又不是在黑暗皇朝,当然是用常规武器了。”铁方跳进自己的炮手机位:“好的,炮手铁方准备完毕!”阿马狄斯没什么事情干,很不高兴的在自己的跑位上拍了一巴掌。

“瞄准,开炮!”一枚炮弹击中了那一艘倒霉的运输船,运输船疯狂逃窜,可是我们紧追不舍,两艘船在宇宙中展开了追逐战,他们的反击炮火,对我们丝毫没有作用,运输船已经有些绝望了。就在这个时候,便故突生,门卡又报告:“船长,我们遇到黑吃黑的了?”“什么?”我大怒,竟然有人敢和我抢?我命令:“放了那艘运输船,狠狠的修理那个黑吃黑的家伙。”阿马狄斯问道:“我能参加吗?”“可以!”阿马狄斯一阵欢呼,魔法炮中射出了一道蓝色的光芒,蓝色的光芒迅速的铺开,还像一张大网一样裹住了那艘倒霉的海盗船。我哼了一声说道:“马库斯,和我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水轻盈从后舱出来叮嘱我:“你小心一点,我和玲兰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快点回来。”“我知道了。”我应了一声和马库斯一起冲出了飞船。

我一拳砸开了那艘飞船的外壳,钻进去,内舱里一道黑影冲过来,我一回手把他打的滚到了一边去,恶狠狠的骂道:“混蛋,连老子的东西都敢抢!”倒在地上的人听到了我这句话,突然停住了:“猎风?”我一愣:“你是谁?”周围灯光大亮。“是我,肖兵啊!”“怎么是你们,我不是不让你们作海盗了吗……”久别重逢,肖兵连忙把大家都喊出来,雷山兄弟,云顿花腰,还有雨猫半人马,疯子和尤比,一群人站在一起,欢笑之中含着泪光:“你终于回来了……”

推荐阅读:

武侠:开局盘点十大灭世神魔 极品山村傻医 漫威中的亚瑟摩根 谁给大明续命了? 春日缠枝 百岁老太靠古武杀穿废土世界 重生神医娇妻:老公,借个吻! 当上赘婿的我只好读书成圣了 你根本没参加国运,你躲哪了? 抓住她的尾巴 斗罗:带着英灵纵横绝世唐门 身为霸总的私人医生 放纵 柯学与检察官和解了 长嫂案京华 [综漫]Mafia小公主异界大冒险 误入豪门,禁欲首富他超会哄 和甩过的前任上恋综 亮剑:二道贩子的抗日 误嫁豪门,闪婚老公竟是千亿首富 国运之战:我解封上古诸神 我很火我知道 死遁分手后又联姻到前男友 被勾错魂后,我带着记忆投胎了 木叶:我开局点满天赋属性 穿成年代文奇葩前妻 灵气复苏失败后,系统疯了 修仙名录 地铁六号线 觉醒功德系统,小道士我助人为乐 我在秦时的那些日子 穿书后和丞相有个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