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人家确实是非常非常有钱啊……

次日一大早,桑枝夏收拾好准备出门,徐明阳和桑延佑跟两只被扔在家里的小狗崽子似的,眼巴巴地望着桑枝夏。

徐明阳可怜兮兮地说:“大嫂,我们真的不能跟着去吗?”

“我们保证不惹祸,就只是跟着一句话都不多说!”

出门的时候家里的老爷子可是再三叮嘱过了,他们此行最重要的事儿就是保护好桑枝夏。

就算有徐璈跟着,他们也不放心啊!

徐璈换了身寻常的随从打扮,大手一伸就把往前抻脖子的桑延佑拎住了。

桑延佑不满瞪眼:“姐夫,我……”

“牙都还没长齐,就敢在我面前呲牙了?”

徐璈抬手赏了桑延佑和徐明阳一人一个爆栗子,嫌碍事儿似的摆摆手:“滚蛋,今天的热闹没你们的份儿。”

桑延佑和徐明阳捂着脑门,继续可怜兮兮地冲着桑枝夏眨眼。

桑枝夏忍笑说:“今天带着你们不方便,你们跟着你们的陈哥去四处转转,等我们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好吃的。”

陈菁安摆脱了日日都想把自己大卸八块的田颖儿,只觉得空气清新神清气爽,胳膊一勾把两个狗崽子都扒拉到自己身边,撇嘴说:“去吧去吧。”

“你们两口子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给你们看孩子。”

徐璈对着林云使了个眼色,自己走出去扶着桑枝夏上了马车,低声说:“枝枝,别怕。”

桑枝夏上车坐定,透过车窗看到骑马随行在侧的徐璈,无声笑了。

其实她一点儿都没觉得怕。

不过徐璈要是这么想的话,她也不介意。

马车一路平稳前行,今天跟着桑枝夏一起去拜会桂盛的是薛柳。

车马按照之前安排好的连续转换了三次路线,薛柳没忍住咬牙:“这个老狐狸。”

桑枝夏把手中是书随意翻了一页,毫不意外地说:“他不希望被人发现,自己跟我有来往。”

“这一点不是咱们早就知道的吗?”

桂盛习惯两头加码,主打一个谁也不得罪。

如果被人发现会首请了几次都没请到的人,反而是先跟桂盛有了来往,那明里暗里的猜忌就不会少。

桂盛是当真一点儿风险都不想冒。

桑枝夏似笑非笑地说:“不过这样的性子,打起交道来也是麻烦。”

一个习惯于当墙头草风吹两面倒的人,要想让这人真的死心塌地当磨刀石,不一击必杀的话,只怕是不太行。

原定最多一个时辰的路,最后七拐八绕足足走了两个半时辰。

看到坐落在不远处的别院,徐璈的眼尾泄出了一抹讥诮。

徐璈轻声说:“早闻南商富裕,今日得见,的确是涨了见识。”

桑枝夏托腮看着窗外的徐璈:“怎么说?”

徐璈对着轮廓逐渐清晰的别院抬了抬下巴,微妙道:“枝枝,我上一次见到盘踞数座山,规模如此宏伟的宅子,是京都的皇族行宫。”

桑枝夏无声哎呦。

徐璈嗤道:“太上皇避暑的行宫,比起这里只怕也弱几分气势呢。”

“而且……”

“这里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别院。”

区区一个别院尚且如此,那别的地方估计就更是让人瞠目了。

桑枝夏没见过多少世面,但在别院门前下车的瞬间,还是下意识地觉得,徐璈的话说得太早了。

这个别院,比起岭南王府大出不知多少,比起皇宫只怕也不差什么了。

得知是桑枝夏来了,门房赶紧进去通报,没多久迎出来的就是桂联志。

桂联志膀大腰圆的,一张胖脸圆乎乎的露出了笑,见着桑枝夏先是猛地一怔,像是没想到让自己父亲忌惮不已的人,居然是个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子。

桑枝夏唇边噙笑,神色未变分毫。

薛柳不悦道:“桂少爷,这位便是三又商行的主子。”

“您理应尊称一声桑东家。”

桂联志恍然似的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立马就拘了个礼:“桂联志,见过桑东家。”

桑枝夏不闪不避受了他的礼,视线越过桂联志的肩膀,淡淡道:“我今日来得周折,一路上多花了些时间也乏了,桂少爷想来是久等了。”

桂联志一听这是对绕路不满,赶紧赔笑说:“桑东家说笑了。”

“本来就是我等安排不周,才不得已让您多受了些路上的颠簸之苦,说来都是我等的不是,桑东家不介怀,那便是我等的荣幸了。”

桑枝夏笑了一声也辨不出是喜还是怒。

桂联志微微低头,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客气道:“今日招待不周,稍微宴上我定亲自向桑东家敬酒赔礼。”

“我父亲得知您今日前来,已经在里头等着了,桑东家请随我来。”

桂联志守礼得很,亲自走在前方带路,却仍稍落后桑枝夏一小步。

转过外门,在里头等着的居然是软轿。

桂联志解释说:“前路依山而建曲折多弯,走过去实在辛苦,还请桑东家上轿,也免得多增劳累。”

软轿都是主子们的享受,随从没这样的好处。

桑枝夏从善如流地享受了一把,在软轿上颠簸了小半个时辰,又上了被下人拉着的小画舫,再一次在心里暗暗叹气。

原来自己真的是见识太短浅了。

雕梁画栋铺金垫玉算什么?

在家里坐轿子又算什么?

先坐轿子再改成乘船,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家大业大!

这么大的画舫,桑枝夏除了在河面江面,当真是没在别处见过。

桑枝夏随手拨开落在船舷窗外的柳枝,注意到岸边正在忙活的人,意外道:“这是在种什么?”

桂联志笑着解释:“寒冬已过,这些柳树空荡荡的也没个赏景的意头,索性先拔了,改移栽了开花的桃树过来。”

“再过些时日,桃花缤纷花瓣入水,沿途都是粉的白的,那景致方算尚可。”

桑枝夏在心里暗暗抽了口气,失笑道:“那桃花开过了呢?赏桃儿?”

“桑东家说笑了。”

桂联志不甚在意地说:“春花秋月都是景,花朵落了空余果儿,那就没什么可看的意思了。”

“春桃绽过,便改栽夏花,入秋挪种红枫,寒冬栽种腊梅,如此四季轮换,才勉强有些许雅味儿罢了。”

桑枝夏在心里估算了一下画舫行过的路,不由得再一次为桂家的财大气粗吸气。

别的不说,光是这追求四季轮换赏景的兴致,就全是银子堆起来的雅致。

更遑论……

人家还有一片看不到底圈起来的猎场,就紧挨着别院的后山。

桂联志对此表示平淡:“说是猎场,其实也就是圈起来养些野物,权当是闲暇时走马打发时间的去处罢了,算不得什么。”

桑枝夏带着得体的笑点了点头,免得让人觉得自己没见过世面。

等桂联志出去使唤人靠岸,桑枝夏视线落在紧跟着自己的徐璈身上,用口型无声地说:“比起你见过的行宫,这里如何?”

徐璈意味不明地抿了抿唇,小声说:“这里比行宫大好多哦。”

桑枝夏被他古怪的语气逗笑,侧眸看向河岸边上正在被挖出来运走的树,眸色唏嘘。

看样子远在京都的真皇帝,过的日子还不如南地的土皇帝舒坦呢。

也难怪,江遇白会把这里视作军饷之地了。

人家确实是非常非常有钱啊……

推荐阅读:

斗罗:简化修炼,神圣天使 修仙之仙魔体 团宠九宝的锦鲤人生楼十三 盛楠傅清舟 民国:从白鹿村开始捡宝箱! 给暴君解毒后,他非缠着我做皇后 农家福女:带着全村种田暴富 天才御兽师从契约自己影子开始 顾总,现在的夫人你高攀不起了 变身一拳小萝莉 超级魔法全才 吞噬星空:我是魏文 星痕 恶毒女配职业的滑铁卢 魔法战记之亡灵骑士 神谕之海 上善经 皇家金牌县令 终是一场烟花散落 草莓味冰糖 死神之重生守护 相思缠骨绕 火影之轮回鸣人 宿主又无敌了 东方苍白传 召唤万界当魔皇 超级师傅 热血杀神 不世臣下 上古卷轴之乌木战神 最强炼体系统 佛手回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