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次出击

第一章 第一次出击

已经午夜1点了,楼道内待命的彭思哲抬头看了看黑乎乎的楼道,“对象”所在的房间,灯火通明,音响里强劲的音乐声,猜拳行令声一浪接一浪的传入他的耳朵里。

突击命令仍旧迟迟没有下达,彭思哲看了看对面的战友高司令,高司令朝他笑了笑,一脸的无奈。

高司令原名叫高陵,据说在小时候玩打仗游戏自封司令,这个绰号就怎么一直伴随他到了特警队,在特警队里,他是彭思诚最好的朋友,特警能否控制局面,最关键就在他们俩能否在房门破开的一瞬间抢占到最有利的位置,长期的训练让他们配合默契,这是彭思哲和高司令的第一次实战,谁也没有想到,实战前的等待是这样难熬!

已经等待了三个多小时的高司令小声嘟哝了一句:“命令怎么还没来?”

待命是要保持静默,特别是在“对象”的眼皮底下,虽然房间内的喧哗让“对象”听不到高司令的抱怨,但彭思哲还是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高司令静默,高司令闭嘴,又抬头看了看黑乎乎的楼道……

凌晨2点,房间里的喧哗声停止了,玩闹了一晚上的“对象”们看来需要休息了,耳机里传来了指挥部的命令:“突击队准备!”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蛰伏的突击队开始紧张起来,虽然已经受训了6个月,当无数次在脑海里想象过的实战就这么到来的时候,紧张让队伍里年轻的特警队员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小小的失误——在彭思哲身后的特警听到命令,往前走了一步,轻轻的撞在了彭思哲身上,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回到原来的位置。

接下来的命令十分钟之后才下达,耳机里传来了局长沉稳的声音:“突击队,行动!”

彭思哲举起05冲锋枪,指向楼道,迈开步子,其余的队员用标准的楼道搜索队形鱼贯而上。

突击队很快到达了“对象”所处的房间,彭思哲和高司令左右夹在房门边,等待下一个命令。

彭思哲喉头发干,紧张让他握着护木的手有些发颤,他狠狠的抓了几下护木,让手停止颤动。

如果是哥哥处于这个时候,他会怎么办?彭思哲想起了哥哥。

调整呼吸,平复心跳,让肌肉放松,脑子里回想房屋格局,记住自己的前进方位,进门后快速交叉,控制房屋右角,不要挡住身后队友的射击线和前进线,快速转身,将对方逼入左后角,不要犹豫!控制局面,接下来就是抓捕手的事……

彭思哲默念着冲房流程,深呼吸了几口气,耳机里传来了观察手的汇报声:“突击队就位!”

指挥部的命令简单干脆:“开始抓捕!”

位于队伍身后的破门手听到命令,提着破门槌前进到门口位置,看了看彭思哲一眼,用眼神询问他是否准备好了,彭思哲看着他点了点头确认,破门手扬起破门槌,干脆利落砸在了门锁上,接着一脚把门口踹开,让到了一边。

门被踢开的一瞬间,彭思哲一个跨步进门,屋内的“对象”们刚刚嗨完,正回味毒品的余味,猛然间一声巨响门口大开,一个全身黑色作战服的人冲了进来,惊愕之下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听到彭思哲的喝声:“警察!抱头蹲下!”

彭思哲卡住了房屋右角位置,在黑洞洞的枪口下,“对象”们第一反应想夺门而逃,可是鱼贯而入的高司令和其余特警堵住了门口,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并快速展开队形占据了绝对地利优势,眼看夺门无望,他们连连退步,被压进左后角位置,识趣的几位立刻蹲下抱头,有一个“对象”不知是不是刚才嗨得有些高了,竟然操起桌子上的酒瓶,朝彭思哲奔了过来。

“警察!抱头蹲下!”怒喝仍旧没有阻止这位头脑短路的酒瓶哥,彭思哲只好一脚直踹,特警作战靴结实的在他胸口t恤上印上了一个大脚印,酒瓶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还嚎叫着要扑过来,还好负责抓捕的特警反应快,两人干净利落的别臂下压,摁住了酒瓶哥,掏出了手铐给他上了个背拷,出头鸟瞬间被灭,“对象”们没有谁再敢挑战特警的权威,老老实实的任凭抓捕手摆布。

“对象全部抓捕完毕”分队长在对讲机里汇报,指挥部里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局长看了看身边的副局长:“我就说这些小伙子们可以的嘛。”

副局长没有表态,这次涉黑涉枪抓捕行动,本来是让一个有经验的特警中队执行抓捕,彭思诚的中队做外围掩护,可是局长执意要让年轻队员锻炼一下,毕竟对方有枪支,如果出现伤亡情况,谁都不好交代,不过现在任务完成了,副局长也不好在说什么。

特警队将“对象”们套上了头套,押解下楼,刑侦大队的警察们开始进场,一个年轻的刑侦队员朝特警竖起了大拇指。

转交了“对象”之后,特警队的任务就算彻底完成了,但其他部门还要通宵工作,起获证据,彭思哲靠着特警运输车,脱下头盔,好让头透透气,这时候他才发现,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

一个女警递给彭思哲一瓶矿泉水,还给他送来一个甜甜的微笑,彭思哲接过矿泉水,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就灌了一半——在防弹衣和战术背心里闷了5个多小时,这是喝到的第一口水。

“嘿!我的呢?”憋了几个小时尿的高司令下楼第一时间跑去放水,**舒坦了,可是上面喉咙还在冒烟,高司令拎着头盔奔过来找水喝,女警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箱子:“没有了!”

“哎……怎么就没有了?警花姐姐,你这后勤怎么做的?一个中队10来个人,怎么偏偏就没我的?”高司令不满的嘟哝着。

负责后勤的女警很委屈:“大半夜的,又这荒郊野地你让我去哪儿给你找……”

“好了,喝我的吧。”彭思哲不想到时惹成了部门之争,这种临时的任务,又是待命那么长时间,后勤能弄到水就已经不错了,他把矿泉水递给高司令。

“你没毒吧?”高司令接过水,调侃一句。

“你才梅毒!不喝拉倒!”彭思哲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哎,你说今晚会不会有宵夜加餐?”高司令一仰脖子,把半瓶矿泉水全灌进了肚子里,抹了抹嘴问:“咱们第一次任务这么成功,怎么滴上头也有点表示吧对不?”

“有,给你记个2等功。”彭思哲看看他说。

“真的假的?”

“上车走人了,就你废话多!”不知道什么时候,中队长程特李站在了高司令身后,照他脑袋拍了一巴掌,才打醒了高司令的梦。

特警运输车在空旷的街道上奔驰,车厢内的特警们刚刚完成了一个任务,兴奋劲还没有退去,讨论着行动中的每一个细节,车厢里没有来时的沉闷,越发轻松起来。

“哎,彭思哲,你哥什么时候退伍啊?”中队长程特李突然把话题岔开问到。

“上次听他说,跟这一期退伍兵回来,还有个小半年吧。”

“工作有着落了没?要不让你哥来特警队吧。”

“我也想,不过他到特警干什么呢?”

“管他干嘛,只要不干我这把椅子就行。”

“也是,中队长上次和你哥交手cqb,刚照面就被打成了筛子……哈哈……”趁着现在中队长心情好,一个特警不失时机的调侃道。

这下可戳到了程特李的痛点,上次彭思哲的哥哥彭思诚回来探亲,听说彭思诚是特种部队的,就力邀他在训练场玩了几把,号称特警队第一的他败下阵来,但这更激发了程特李的求胜欲望,老想着找个机会再和彭思诚交流一次。

“你才是筛子!你全家都筛子……”好歹是个中队长,官再小这十来号特警也归他管,被人调侃了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程特李的嗓门也不由大了起来。

“哪有,中队长是筛子,咱们都是肉酱……嘿嘿……老干妈肉酱……”看到中队长发火,那个口无遮拦的特警赶紧给他找个台阶下。

“就是就是,特种部队和特警,根本就两个玩法,抓捕比击毙难多了,对吧中队长。”另一个特警赶紧给程特李消消火。

“这话还差不多……”程特李的心里稍稍舒服一点,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特警队门口,监督大家交枪和装备,又简单一点在食堂吃了点东西,程特李回到宿舍,睡意全无,拿起床头的一本《特警战术教程》看了起来。

第二天特警们照例是五点半起床,接着先来一个五公里,理论学习,下午本应的战术训练被总结会代替了,支队长对麾下的第三中队第一次实战任务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是——先褒后贬一项是特警队的传统,特别刘大进还是部队转业,不管是什么任务,他总能鸡蛋里挑出骨头。

“同志们啊,我再三的强调过,一次特警的完美行动,就是无伤害,无论是对象还是自身,昨天晚上的行动,有一名对象被踹了一脚,骨折三根肋骨,现在躺在了医院里,这样,刑侦的战友们下一步工作就受到了阻碍嘛……”不愧是搞政工出身,刘大进表扬永远是三两句话,毛病可以说上半个小时……

昨晚的行动,“对象”是一伙涉黑、涉暴的犯罪团伙骨干成员,在随后的起获中,在房间里找到了两把钢珠枪,一把仿64手枪、十余发子弹和他们吸毒剩下的几克毒品,接下来刑侦队会对团伙中其余成员进行通缉和抓捕,这个案子刑侦队跟了好几个月,现在也基本告一段落,刘大进在台上滔滔不绝,彭思哲的脑海里回荡着那个嚎叫着往上扑的对象影子,在狭小的空间里,也只能踹开他拉开空间,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处置方法了。

“彭思哲,彭思哲!神游四海呢?”刘大进点了彭思哲的名,彭思哲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喊了一声:“到!”

“昨天你怎么想的?佛山无影脚怎么就这么快?”

“报告!昨天什么都没有想,看到他拿着酒瓶过来,下意识就起脚了,您不是一直教导我们说,保护自身才能更有力的打击犯罪分子么?”彭思哲反应很快,把皮球踢了回去……

“呃……这个我是说过,不过……笑什么笑,彭思哲你坐下……”看到台下特警们忍不住想笑,刘大进想说的话一下子飞到了天边。

“好了好了,大家昨晚都辛苦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吧,三中队今天嘉奖一次,放假半天,其余的该执勤执勤,该待命待命,散会!”政委德叔出来打圆场,果然是老政委,一开口就切入重点。

所谓的半天假期,实际上也就剩下不到5个小时,有假的特警们一溜烟奔出会议室的当口,老政委还不忘提醒一句:“外出要穿便服。”

“晓得咧!”高司令加快脚步冲回宿舍,胡乱在身上套了一身便服,瞬间就到达了特警队大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小子,腿脚好快!”刘大进、德叔和程特李边走还在边讨论昨天任务的得失,一抬眼就看见高司令踏着魔鬼的步伐消失,德叔觉得好笑就来了一句。

“他是冲房手,腿脚快进门麻利。”程特李介绍说。

有假的特警们换上了便服,准备三三两两的结伴出去放放风,秦小宇看到彭思哲还没换装,问道:“怎么不想出去?”

“还没想好去哪儿。”这个假期来的有些太突然,彭思哲的确没想好。

“一起去唱几首?”喜欢唱歌的秦小宇,每次外出必然是要高歌几曲,只不过他的歌喉的确不怎么样。

“不了,我还是回一趟家吧。”彭思哲拒绝了秦小宇的好意,也让耳朵逃过了一劫。

公交车开到一个小学的时候,彭思哲改变想法了,决定在这里下车,去看看哥哥的女朋友罗静琣,彭思哲站在小学门口那个“外来人员禁止入内”的牌子前,拿出手机给罗静琣打电话,正好罗静琣不用上课,可是上班期间也不能外出,她匆匆跑到大门口和彭思哲见了一面,约好小学放学后一起吃饭。

彭思哲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小时小学放学,就在小学对面找了一个咖啡馆,点了杯咖啡透着橱窗玻璃看着小学门口打发时间。

放学了接孩子的家长车把小学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老师们将孩子安全的交给了家长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车辆慢慢散去,罗静琣打了个电话确定彭思哲在哪儿,彭思哲在手机里简单的说了一句:“老地方。”

“怎么又在这里等着?不会到处逛逛?”罗静琣进了咖啡馆,看到彭思哲还是在那张桌子上坐着,问道。

“今天跑了五公里,不想动了,要不要来杯咖啡?”彭思哲问道。

这家咖啡店的咖啡和饭菜的确太一般,不过那么多年了,仍旧一直开着,罗静琣是很少在这里喝咖啡吃饭,不过这里正对小学门口能清楚的看到罗静琣从校门口走出来,或者是一种职业习惯吧,做这行的都习惯让“对象”不脱离自己的视线。

“我带你去吃个好吃的!新开了一家烤猪蹄店。”食物能让人兴奋,特别是美食。

彭思哲离开了那杯几乎没有喝过的咖啡,和罗静琣走在街道上,下班高峰期不少电动车为了赶时间,开上了人行道挤压着行人的空间,彭思哲让罗静琣走在右边,不时的躲避着鲁莽的电动车。

“你跟你哥习惯一样,每次都是让我走右边,有时候走着走着,我就走进花坛里。”罗静琣半开玩笑的说道。

彭思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拥堵越来越严重,急着赶回家的电动车骑士们也越发不耐烦,挤着挤着,罗静琣几乎就贴着花坛边走了。

离开了接到,罗静琣熟门熟路的钻进一个小巷,彭思哲一直佩服罗静琣这一点,无论这个城市哪个角落有美食,罗静琣总能第一时间找到,烤猪蹄在炉子上滋滋冒烟,香气飘散,趁着猪蹄还没烤好,罗静琣突然问:“思哲,你哥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小半年吧。”

“每年退伍是什么时候啊?”

“年底。”

罗静琣数了数手指,脸上洋溢起幸福:“你说,你哥回来做什么好呢?”

“我们中队长说,如果可能,让他也进特警队。”

“那好啊,以后你们兄弟俩一起除暴安良!”烤猪蹄端了上来,罗静琣转移注意力,带上手套抓起个猪蹄大快朵颐。

“思哲,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猪蹄啃完了,罗静琣突然冒出一句,正在专心致志和猪蹄斗争的彭思哲差点没呛了一口。

“你说你喜欢啥样的?我们学校的那个张老师你还记得不?家庭环境也不错,人家看起来对你挺有意思。”每个女人都有做媒的天赋,罗静琣没有看到彭思哲的尴尬,继续说:“你现在工作也稳定了,是该考虑考虑了啊。”

“这……我……再等等吧。”彭思哲搪塞道。

“你说你到底喜欢啥样的?”罗静琣很认真的问。

“像你这样的。”彭思哲半开玩笑的说。

“别开玩笑,我和你说认真的。”

“这……我真没有考虑过这个……再说我刚到特警队还没够一年……现在谈恋爱是不是……”

“特警队还管你终身大事?张老师真不错,你考虑考虑吧,人家可崇拜你了。”

“我还没吃饱,我们再吃点什么吧。”彭思哲赶紧把话题岔开。

吃完饭,送罗静琣回家,时间也不早了,彭思哲看到罗静琣的房间灯光亮起,看看表,坐公交车估计赶不上了,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特警队。

为了避嫌,特警打车通常都不会停到特警队门口,离特警队还有200米的时候,彭思哲叫司机停车,给了钱,然后一路小跑归队,时间刚刚好指向7:30。

其余的特警都已经归队,唱了一下午歌的秦小宇还没有过瘾,在宿舍前高歌:“繁华中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引来隔壁特警警犬中队的四腿战友们的不满,纷纷用“汪汪汪”回应他的歌声,不多时秦小宇又换了首情歌,和警犬们深情对唱。

彭思哲的特警支队下有好几个大队,但并不是每个特警都像他一样需要冲房破门抓捕,例如隔壁的警犬中队,还有排爆大队,安保大队等等,彭思哲属于快反大队下辖的第三中队,别看大队中队听起来人数挺多,不过实际上快反大队也就四个中队,每个中队十来号人,平时是一个中队待命,两个中队训练,一个中队休整。但休整的人员需要请假才能外出。

特警队半军事化管理让这里的生活有些单调,特警几乎都是呆在警队里训练、学习、锻炼,抬眼闭眼就是特警队那块地方,毕竟不是军队要求那么严格,所以秦小宇这种和警犬对唱并不算违反纪律,也就没人制止,过会秦小宇逗完了警犬自然会停。

推荐阅读:

天道说不娶老婆不让飞升 祥瑞小公主[清穿] 从得到鸿蒙珠开始修真 大师竟是我自己 道士奇谈 90后的青春 姝神录 娱乐能成神 国公失踪,夫人配享太庙了吗 写文成真后被主角们团宠了 从1979开始的文艺时代 玄幻:我的长公主殿下 不准禁止我炼丹! 神王令 我在伟大航路摸尸那些年 我的女施主 [综英美]cos穿越什么的,不是正常吗 我养大的病娇大佬把我扑倒了 重生买它几百斤房产证 快穿:在霸总小说里苟成BOSS 穿越提瓦特世界的屑狐狸 我有一个幻想面板 塔防之全民公敌 这个大巫画风不对劲! 夏日回归 奥特世界,为什么被黑暗缠上了 完美世界之魔戮天下 叙事生活 网游:这个盗贼明明超强却过分谨慎 修仙从武道至圣开始 光之国:正面刚?我当老六不香吗 战锤反穿越,我真不是帝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