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愤怒的兄弟

第十八卷 第232章 愤怒的兄弟

“王小斌!王小斌!”秦明辉怒不可遏的站在小斌面前,小斌低着头,默不作声。

“我就把李云祥调回去一天,一天!让你负责指挥,你就指挥成这样!你脑子到底想的是什么!”秦明辉咆哮着,这个案子很重要,可是临时有事情需要李云祥协助,对这个案子和边境地区最熟悉的就是小斌,秦明辉将这个重担交给他,可是彭浩明没有抓到,反而死伤好几个警察,这个结果怎么能让秦明辉不愤怒!

“我……”小斌张了张嘴,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是却想不出任何辩解的话。

“你到底在干什么?派两个刚刚入职3个月第一次执行抓捕任务的新警察去堵一个身经百战的特种部队!你脑子装的是屎啊!”秦明辉骂道:“为什么看到了里克没有立刻调整战术,为什么还让特警队强攻!王小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杀人!”

“我……局长……我……”小斌也很后悔,可是自己真的没有任何懈怠,他已经尽其所能了。

“局长,突击是我下的命令,我没想到里克竟然会有爆炸物,高陵的牺牲是我的责任。”程特李低声说道。

“程特李,你也逃不了干系,你怎么指挥特警队的,没想到,没想到,你想到了什么!”秦明辉把火力转移到了程特李身上。

“局长,他们都还年轻,您消消火,我们随后会调查清楚。”李云祥劝道。

“还有什么好调查的,被人牵着鼻子团团转,警察的脸面啊,王小斌,程特李,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这张老脸!”秦明辉这时候哪儿听劝,指着王小斌,气得浑身发抖:“你……你……你,王小斌,把枪交出来,停职!立刻停职!”

小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没想到自己用猛虎博兔之力,最后竟然还是让彭浩明跑掉了,虽然抓住了王立成团伙,击毙了里克,可是高司令在送医抢救过程中因为失血过多牺牲,还有几名警察受伤,被里克打伤的警察现在还在重症监护中,那两名封堵彭浩明的新警察,第一次出任务,一个轻微脑震荡,一个手腕骨折,这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

“你还委屈了你!王小斌,我要是有权力,我现在就枪毙了你!”秦明辉吼道。

小斌机械的从腰间脱下了枪套,把枪放在了桌子上。

“滚!”秦明辉吼道,小斌抹了一把眼泪,敬了个礼退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传来一阵暴风般的叫骂声,王小斌出来之后,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在了程特李身上,过了十几分钟,程特李出门,看到小斌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苦笑了一下:“怎么还不走?”

“我停职了,走去哪儿?”小斌苦笑道。

“想想……还好吧,至少把王立成抓到了。”程特李自我安慰道。

“可是高陵……”

“哎……他……”程特李听到小斌提起高司令,心里一阵涌动,好了,这个刺头家伙,以后他再也不会烦自己了,可自己也再也不能踢他的屁股了,也再也听不到他讲笑话了,想到这儿程特李悲从心起,捶了几下墙壁:“我怎么就没想到,我怎么就这么着急……”

“通知他家人了吗?”小斌问。

“他家就他一个独子,我不知道怎么去跟他父母说。”程特李蹲下来,捂着脸,终于忍不住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小斌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尴尬,程特李这么一个大男人蹲在走廊里哭,可是小斌也不知道怎么劝才好,他想了想,说道:“我和彭思哲说,让他去通知高陵父母吧。”

……

“我马上带高陵的父母到孟圩……”电话里,彭思哲的声音很低沉,他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如鲠在喉。

老年丧子的悲痛无需赘言,大家安排好了两位老人家的食宿,有让两位女警贴身陪护,忙完这一切的时候都已经后半夜了,彭思哲哪有一点睡意,他去找小斌。

几天的煎熬让小斌也乱糟糟的,彭思哲推门进来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

“你不是不抽烟么?”彭思哲打开窗户透透气,问道。

“偶尔。”小斌尴尬的笑了笑,把烟头摁进烟灰缸里,烟灰缸里已经积满了烟头,可是大多数都是自燃的灰烬。

彭思哲把烟头倒进了垃圾桶,打开了灯,小斌眼眶凹陷,胡子拉杂,头发也乱蓬蓬的,原本帅气的小伙子看起来萎靡不振。

“有什么想法吗?”彭思哲坐下来,看着他问。

“想法?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小斌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我已经交枪停职了,等候处理吧,我估计这次是要扒警服了。”

“我不是说这个。”

“你说你哥的事儿?”小斌笑了笑:“彭思哲,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

“我不知道,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彭思哲说道。

“彭思哲,如果他不是你哥哥,我当时就会开枪打死他!”小斌突然咆哮道:“他毁了多少人,现在有两个同事在医院里躺着……”

“高陵还为此牺牲了,王小斌,难道你就认为我心里好受吗!”彭思哲也提高了声调。

“彭思哲,我告诉你,我不管他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老子也不会放过他!”小斌瞪着眼睛,因为愤怒而喘着粗气,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小斌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彭思哲说道。

“冷静,我怎么冷静!你们都是一路货,彭思哲!”

“王小斌,你说话要负责任!”彭思哲也火了,站了起来。

“怎么了?特警了不起,你还想揍我?”小斌也站起来,二话不说一拳挥了过去。

彭思哲挡了一下,小斌第二拳又打了过来,彭思哲往后退了一步,小斌索性冲上去懒腰抱住了彭思哲。

“王小斌!”彭思哲叫道,可是小斌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需要发泄,发泄郁结在心中的郁闷。

房间内叮叮咣咣的,引起了别的房间警察的注意,他们推开门目瞪口呆的看着小斌和彭思哲打成了一团。

“打够了没有?王小斌!你打够了没有?!”彭思哲把小斌摁在地上,狠狠的别着他的一只手,可是小斌还不断的挣扎,其他警察见状赶紧上来拉开。

小斌甩开一个警察的搀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抹了抹鼻子下的血,彭思哲捡起一个翻倒的椅子坐下,说道:“你们出去吧,我和他再好好谈谈。”

“呃……你们……”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怎么这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放心,我们只是谈谈。”彭思哲摸了摸脸颊,刚才这儿被小斌打了一拳,似乎有些肿了。

“妈的!”小斌狠狠地骂了一句,从口袋里翻出一包烟,刚才打了一架,烟盒都皱巴巴了,小斌拿出一根快折断的烟塞在嘴上,可是没找到火机。

“给我一根。”彭思哲从地上捡起一个火机递给他,说道。

小斌看了彭思哲一眼,把烟盒递过来,接过火机点燃了烟。

彭思哲不会抽烟,他抽了一口咳嗽了一下,小斌狠狠的说道:“彭思哲,我打不过你,但我不怕你。”

“你还想打一架?”彭思哲笑了笑问道。

小斌无语,他只是需要发泄一下,可他也知道,打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彭浩明还逍遥法外,安吉儿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小斌苦笑了一下,自己现在什么都干不了。

“高陵在特警队里是我最好的兄弟。”彭思哲说道。

“你有什么想法?”小斌吸了一口烟,问。

“我会找到他,他已经不是我哥哥了。”彭思哲说道。

小斌抬眼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能下得了手?”

彭思哲耸了耸肩:“无所谓了。”

沉默了半晌,小斌突然说道:“彭思哲,我在楼顶追他的时候,他对我说过几句话。”

“他说什么?”彭思哲问。

“我现在想想,觉得有些不对劲,我跟他提起你和罗静琣的时候,他说让我给你们带话,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们的事情,还有最后他说,不久我就会知道了。”

“知道什么?”彭思哲疑惑的问。

“不知道。”小斌摊了摊手:“所以我觉得不对劲,他到底想干什么?按理说,他要偷渡出去并不难,为什么王立成又会回来,然后他设了这么一个局把王立成套了进来,还有里克……”

“他做事不按套路出牌。”彭思哲苦笑道:“从来都是这样。他是让警方和追踪他的人掐起来,他好有机会。”

“可是他完全可以逃出国境,我们就鞭长莫及了。”小斌百思不得其解。

“他在等着什么,而且这对他很重要。”彭思哲想了想说道。

“他到底在等什么呢?”

“不知道。”彭思哲也一筹莫展。

“不管怎么样,彭思哲,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小斌一股气又冒上了脑门,彭浩明是在耍警方,拿王立成李代桃僵凑数!这股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我也一样,我会亲自问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彭思哲说道。

“彭思哲,如果你面对他,你下得了手?”小斌问。

“原来我以为我可以,上次我拿枪对准他的时候完全可以打中他,可是我犹豫了,不过现在,高陵死了,我觉得我和他已经没有什么兄弟情义了,他现在已经没法回头,我是警察……”彭思哲犹豫了一会,说道。

“好吧,就算你能下得了手,我们现在还得想办法把他找到,我在边境还是有几个线人的,我等会去找他们,你会不会跟来?”小斌问。

“原来你早有想法了,那你还要和我打一架?”有些恼怒。

“愤怒是需要发泄的,谁让你正好撞到枪口上?”

“这笔账以后我们再算,你的线人靠不靠谱?”彭思哲问。

“应该来说很靠谱,这一代的包打听,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儿。”

……

“你线人就混这种地方?”看着郊区四周黑乎乎的,但几百米外有一个棚子却灯火通明,大老远就听到了人的喧哗。

“这是乡下,不是大城市。”小斌瞥了彭思哲一眼,觉得他少见多怪。

“干什么的?”路边突然跳出两个人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找落水狗的。”

“你是他什么人?”对方狐疑的看着。

“他让我来玩几把。”小斌拍了拍手里提着的袋子。

“等会……”那人走到一边,拿出电话嘀咕了几句,回头挥了挥手放行。

“混这种地方的人靠谱?”彭思哲走近一看那个棚子是彩条布搭建的,大约有200多平方米的模样,不用说,这就是那些赌徒为了逃避打击,跑到山沟里开的赌场了。

“小兄弟,不要小看跑江湖的,在这里混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早就尸骨成泥了。”小斌说道,走进了棚子,眼睛四处搜索着,接着径直朝一个人走去。

“落水狗!你他妈还活着啊!”小斌走到那个人身后,那人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桌子上骨碌碌转动的骰子,嘴里念叨着:“大……大……大……开大……”冷不防,被人从身后一把揽住了肩膀,回头一看,哭丧着脸:“怎么是你?”

“走,我们那边玩几把去。”小斌二话不说,把他从座位上拎了起来。

荒郊野地里,落水狗又没来得及拿外套,寒风一吹瑟瑟发抖,他哭丧着脸:“王小斌,你又想干嘛?”

“我问你想干嘛?我要的消息呢?”小斌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彭浩明?大哥……人哪儿那么好找?”

“不好找?有钱就好找对吧?我有个好买卖,别说我不关照你,现在找到彭浩明有15万奖金。”

“15万?那么少……”落水狗嘟哝着。

“你说什么呢?”小斌问。

“小斌哥,你不知道现在道上找到他已经开出100万了,你们警察也太小气了,才15万。”

“你是不是想进去过个冬?天暖和了再出来?”小斌恼怒的说道。

“不不不,小斌哥,嘿嘿,我就是这么一说。”落水狗陪着笑脸,他可得罪不起小斌。

“等等,你说道上也在找他?”一直没说话的彭思哲问道。

“是呀,只要找到他,100万到手。”

“我怕你有命赚没命花。”小斌讽刺道:“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肯定不是好惹的……不过,嘿嘿,小斌哥,我这儿倒是有些料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说!”

“这个……嗯,小斌哥,烟钱总得给我一点吧?”落水狗猥琐的笑着。

小斌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落水狗生怕小斌反悔似的接过来塞进了口袋里:“昨天听说城里出了大事,然后有一男一女昨晚上出了城,据说跑到凤凰去了。”

“凤凰镇?”小斌问道,边境的情况他还是很了解的。

“对对对,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这个家伙的确很厉害,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他跑去哪儿干什么?”小斌有些奇怪,按理说要是处境,应该往南边的甘堂方向才对,怎么他反而回头去了凤凰。

“那我怎么知道。”落水狗嘟哝道。

“我告诉你,我盯死你了,你要是跟我耍花招,我保证牢里有个单间专门为你留着让你过冬。”小斌威胁到。

“小斌哥,这……我们也是警民合作嘛,我最近没犯事儿。”落水狗讨好的说道。

“没犯事儿?”小斌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棚。

“嘿嘿……这……小玩几把陶冶情操。”落水狗嬉皮笑脸的说道。

“陶冶情操?!落水狗,别给机会让我掀了你的窝,情操没地方陶冶。”小斌挥了挥手,打发他走了。

“就这样?”彭思哲看落水狗屁颠屁颠的钻进了大棚里,问道。

“别看这些样子看起来四六不靠的家伙,一个二个耳朵里都装了雷达,这片的事儿他们没有不知道的。”小斌说道:“还有两个线人,我想他们能给一些有用的信息。”

“你们缉毒还养线人?”虽然有所耳闻,可是这线人的形象和想象中大不一样,彭思哲感慨道。

“不,这叫警民合作。”小斌瞥了他一眼。

“我不管什么合作,我只要找到他。”

“我也一样!”小斌想起这事儿就冒火,看了看手表,还能来得及去找其他的线人。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他为什么要往回跑?”彭思哲疑惑的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如我们找到他了之后问问他。”

推荐阅读:

公主病 港片:悟性逆天,我是灵界话事人 从手搓CPU开始横扫宇宙 我的细胞能挂机修炼 从拳愿刃牙开始的食战专家 强龙下山(绝世医仙) 终极火力 史上最强超能情侣 我在民国打僵尸 春汛 师父忽悠我下山祸害师姐 神州潜龙 饮品女王 恐怖屋的经营日常 你一户籍警察,破案比刑警还猛? 萌妻掉马:战总跪着求复婚 黑步他不想说话 强明 侠岚:变女的我,成为大反派! 过分宠爱,全仙门都想占有我 空间小渔娘:赶海捞鱼暴富了 迟秘书偷偷怀崽,盛总揽腰宠上天 小猫也爱海风与月光 港片:警界霸王,表弟巴闭 武侠:太后是你初恋?张三丰懵了 醉里,剑气如霜风恋刀 成为吟游诗人的我捡到了王储殿下[西幻] 四合院:融合牛鞭,征服于莉 徒儿,为师受不了,饶了我吧! 神医萌宝 清闲系男神 短命老公还活着,夫人把他狠狠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