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截太尉大破郑州贰

第七章截太尉大破郑州(贰)

“金字先生”李助提着一柄利剑率先跳过船来,只见那闪光夺目的剑身如飞虹贯日一般晃过几下,www.youxs.org、张顺也明晃晃地挈出尖刀在手,跟着跳过船来,手起刀落,先把两个不怕死杀上来的虞候戳翻下水里去。

吓得那宿太尉整个人呆了,脸色惨白,蹲在一角缩成一团。

而这个时候,同来的绿林水军也纷纷跃上其余的两条船上,将那几艘官船都劫掠过来,官船上一片厮杀景象,有些个官兵看着这些劫匪本领高强,决然不是寻常山匪,就算是那些有些看家本事的虞候也不是他们的敌手,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都不敢与那些绿林军相拼,便打便往船头上拥,有的索性丢了兵刃跳下船去。

史进早就有令下达去了,不叫走脱一个,那些跳下船去的人,都被两岸的弓箭手射杀在水里,咕嘟嘟地血从水下冒起来,那些水里的官兵就沉了下去。

李助一路连刺,第一个杀到那龟缩的宿太尉的面前,一把扯住那厮的衣领,喝道:“太尉,上路还是下船?!”

“下穿(船)——下穿(船)。”那宿太尉已经被眼前的血腥厮杀吓破了胆子,口齿含糊咬不清字。www.jgsce.com 椰子小说网

前后不过半柱香的功夫,那三艘官船都被劫掠到了史进的面前来,船上的官兵大多被杀了,就此将人剥了衣裳,绑上石头沉了江,将那宿太尉接到史进的船上来。

那哆哆嗦嗦的宿太尉见了史进,赶紧一拜,说道:“义士有什么事,就此但说不妨。”

史进看着拜倒在脚下的宿太尉,说道:“我不是什么义士,你也不必现在才这般屈服。你都说你是朝廷的命官了,想必你也知道绿林军吧!”

“莫非——你们就是——就是绿林军?!”宿太尉惊住了,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愈发显得惨白了。

吴用摇着羽扇在旁边似是寻常地说道:“我等不但是绿林军,鄙人正是绿林军军师吴用,这位爷,就是绿林军的大帅史进!”

“啊——!”宿太尉听了,在看了面前的史进一眼,顿时两眼一黑,身子一软,就此昏死过去了。

李助上来三八两下将那宿太尉的衣裳拔下来,童威见宿太尉吓得昏过去了,不禁大大大笑,就此将刀收了,在江里打了一桶水,往里面唾了口水便一并扑头盖脸地浇下去,宿太尉猛地一哆嗦苏醒过来。

史进一挥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带走!”

到了这个时候,不容那宿太尉不上岸,宿太尉在左右两个水军的挟持下只得离船上岸。杜兴在树林里牵出一匹马来,将那太尉横在马上带走。史进、吴用,先叫栾廷玉、李应、扈三娘押着宿太尉回城。史进、吴用随后也上了马,分付教祝龙、祝虎、祝彪三杰把船上一应人等并御香、祭物,金铃吊挂,齐齐收拾了运回城里来,只留下李助、童猛、张顺,带领一百余人打扫了江面的厮杀痕迹,带着缴获的船只一并回到城外水军营内。

一行众头领都回到城里来,史进、吴用,下马入城,把宿太尉带在聚义厅上。史进等人都在当中坐定,两边众头领拔刀侍立。

那宿太尉不像先前的高俅那般自恃身份,当下很是乖觉地自觉跪下拜了四拜,跪在面前,心惊胆战地问道:“不知有何可谓大帅效力?”

史进没有直言而是问道:“宋江归顺之后,辖区何处?”

宿太尉回禀道:“宋江原来是郓城小吏,因为被贪官污吏所逼,不得已才哨聚山林,权借梁山泊避难,专等朝廷招安,与国家出力……”

“辖区何处?!”史进生硬地打断了宿太尉的话,喝道:“你们究竟将我兄弟发配到了何处!若是不说出来,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永远不必再说出来!”

宿太尉吓得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满口失血的场面来,舌根都不禁发憷,慌忙磕头说道:“下官当真不知,当真不知啊,现在宋江虽然召回京城来,但是梁山晁盖扬言要杀他而后快,在江湖上奉出五百两来取他的人头,所以,当今圣上亲自指派,一切都秘密进行,并不经过下官的手,下官也无从得知啊!”

史进盯着宿太尉看了半刻,便短促地出了口气,说道:“今日将你带到此处,是有事相烦劳,欲借太尉御香、仪从以及金铃吊挂去打郑州城,等城池下来,这些事物一并归还。”

“下官不过是奉旨进香,如何能靠着御香破了城池?”宿太尉又惊又怪地问,他生怕由此攻破了城池,一并罪责都怪在他身上。

吴用抚着胡须说道:“若是你肯积极配合,那太尉身上不会有丝毫侵犯。若是太尉害怕,这里有一把刀,还有七七四十九种死法,可以逃出生天。”

林冲从侍从手里接过刀来,抽出鞘来,咣当一声丢在那宿太尉面前,着明晃晃的利刃,顿时让宿太尉浑身一震,连忙说道:“罢了罢了,大帅若是用得着,尽管将那些御香等物拿去使用,有用的着下官处,下官也尽全力而为,但成败看天,若是他日事露,可休要连累下官!”

史进道:“不要你出面,也不必你出力,只要你乖乖交出掌印来,待郑州城破,我自然放太尉回京,到时候,所有事情,你都推在我史进身上便是了。”

宿太尉抬眼悄悄看了那在座的一班将领,一个个威风凛凛,此刻都环眼怒目地看着他,他怎敢推托,虽然不晓得史进所言真假,但是也只得应允了。史进叫人请宿太尉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安排宴席执盏擎杯,设筵拜谢,这些暂且不提。且说,史进在大摆筵席之外,暗中就挑选出人马来,将太尉带来的人所穿的衣服都借穿了,在绿林军中,还选了一个与宿太尉模样相似的,剃了髭须,穿了太尉的衣服,扮作宿元景。史进,吴用,扮作客帐司,李应、杜兴、祝龙、祝虎、祝彪,扮作虞候,选出百十个精锐的绿林军士都着紫衫银带,执着旌节、旗幡、仪杖、法物,擎抬了御香、祭礼、金铃吊挂;林冲、李助、时迁、魁二,扮作四个卫兵。乐和、王庆两人负责款待太尉并跟随一应人等,置酒管待。此外,还传令叫暂驻荥阳的孙立集团军,引一队人马,偃旗息鼓悄悄靠近郑州准备夺城。此外,教林冲先去进香祈福所去的梅山伺候,只听号令行事。

众人得令分头行事,且说史进等人拥着那军士扮了的太尉离了密县,悄悄来到河口下船而行,不去报与郑州太守,直奔梅山庙来。戴宗先去报知云台观主及庙里职事人等。下山候在船边,迎接上岸。香花灯烛、幢伞宝盖,都摆列在前,先请御香上了香亭,庙里人夫扛抬了,导吊金铃吊挂前行。观主拜见了太尉,按礼而行。

礼节刚毕,吴学究便开腔说道:“太尉一路染病不快,且快把暖轿抬上来。”左右人等扶了太尉上轿,直到岳庙官厅内歇下。

客帐司吴学究对观主道:“这是特奉圣上,捧了御香,金铃吊挂,来与圣帝供养,缘何本州官员轻慢,不来迎接?”

观立听了,紧张地答道:“已差人去禀报了。敢是就在路上,即刻便到。”话犹未了,本州先差一员推官,带领做公的六七十人,各个身着厚甲,拿着酒果,来拜见太尉。可是那小喽罗,虽然模样相似,却语言不像,先前在史进面前装模作样地演练两下,依旧发不出官腔,话里方言实在浓重,如今终究是开不得口,因此只推托作染病在身,拿了靠褥围定只是在床上坐卧。

那前来的推官一眼看见那些旗节、门旗、牙仗等物都是大内府制造出来的,因此丝毫不曾怀疑。客帐司匆匆进去禀告了两遭,出来呵斥道:“尔等都是朝廷官员,如何不懂礼数,姗姗来迟已是怠慢,如今先差你个小小的推官,又带着这么多人持着剑甲而来,却是为何?!究竟是何用意!”

推官吓得脸色先白了,慌忙叫那些身穿甲猬的官兵都退到寺外候着,连忙说道:“这些官兵都是府伊派来保护大人的……”吴用扮成的客帐司不等那厮解释完便呵斥住了,二话不说便引了他进去,叫他远远地在阶下参拜了。那推官被吴用方才一顿喝斥,眼下虽然见那太尉开口闭口挥臂指手,却听不见说些什么,那推官脑门急的一头汗,生怕又因此误事而被责怪下来。

而就在这推官硬着头皮地顶着压力,绞尽脑汁地揣测那些太尉手指的比划是个什么意思的时候,史进装扮的客帐司直走下来,呵斥那推官道:“太尉是天子前近幸的大臣,不辞千里之遥,特奉圣旨到此降香,不想于路染病未痊,本州众官,如何不来迎接!”

推官诚惶诚恐地叩首答道:“前十数日虽有文书到州,但却不见近报,因此有失远迎,不期太尉先到庙里来了,本州官员闻之,无不惶恐。再者,先前岁月还算太平,可是,谁曾料到,就在这一两日的光景,那贼势成风的绿林军竟然在眨眼的功夫就夺了两座城池,战火不但燃烧到了郑州地界上来,更是连郑州城都岌岌可危,昨日抓到不少绿林军的探哨,只怕贼人兵临城下之日不远了,因此,下官每日都在城上堤防,以此太守不敢擅离,特差小官前来贡献酒礼。太守随后便来参见。”

推荐阅读:

大小孩:36次快门 被偷听心声后万人嫌她变团宠了江稚鱼贺言庭 斗罗:沉睡百万年,小舞跪求出山 节令师 写文成真后被主角们团宠了 仙侠,我有机缘交换系统 别闹,这帝位朕不坐 被读心后六阿哥成了清宫团宠 闪婚嫁了亿万总裁,我赢麻了 人在骑士:开局修罗铠甲 真龙皇子 风流村长真快活! 植物机关守护指南 我在魔法学院当留级生 重生:人生优化面板 神医宦妃:九千岁,一撩到底 穿越之我的男神是反派 别人求生我度假 失忆后死对头他不对劲 神明饲养手册 龙族:夏至流火雷鸣 离婚后,前夫撩她上瘾 七零厂花,最硬军官宠不停 谁在修罗场搞纯爱 雁行录 我心声泄露他们发癫了 付灵儿万俟渊 我爹是漫画人气反派 四合院情事:从爆炒娄晓娥开始 捡来的猫猫成了我的对家 胭脂奴 乡村直播开局获赠大白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